Orbit

馬星野:一代新聞宗師

  • 1990-12-01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駱訓詮】民國23年的冬天,我國第一位留美學新聞的馬星野,剛自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領到畢業證書,便接到母校中央政治學校要求返國貢獻所學的電報。放棄了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所的入學許可,馬星野從此將他的一生奉獻給中國的新聞教育、新聞事業。 

最年輕的系主任
 
 畢業自中央黨務學校的馬星野,和大多數黨校的學生一樣,只求能為國家貢獻心力,至於工作,則幾乎完全不計較。因此,從到政校任教職,籌辦新聞系,後擔任抗戰時新聞處處長、《中央日報》社社長,至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他都完全聽命於恩師蔣中正先生的安排。
 
 民國23年,初到政校任教,馬星野才25歲。當時的教務主任羅家倫怕他年紀太輕,鎮不住學生,便安排他在外交系開「新聞學」的選修課程。因為「四年級的學生快畢業了,是不會轟老師的。」
 
 也許天性使然,馬星野只要接下了一份工作,便一定會全力以赴。半學期下來,不但沒有學生轟他,反而吸引了2、30位同學選修他的課。而政校新新聞系,也在他的擘劃下,奠立了基礎。

兼重理論與實務
 
 為了訓練高素質的新聞人才,馬星野在新聞系的課程安排上,特別費盡心思。除了專業知識訓練外,他還將社會、人文、語言等學科,都列入課程之中。那時「新聞」在中國不過是剛發芽的學問,專業科目的師資十分缺乏,馬星野只好特別從南京到上海,延攬申報採訪主任錢華、新聞報編輯主任俞頌華等傑出的實務界人士授課。
 
 但馬星野不只是希望學生有紮實的學養而已,從他先後創辦《中外月刊》、《芷江民報》、《 新聞學季刊》、《南泉新聞》(後易名為《學生新聞》)等實習刊務來看,不難發現他「理論要與實務配合」的教育理念。
 
 在學生眼中,馬先生是一位上課認真嚴肅,要求嚴格卻熱心的師長。既是他的學生又是妹夫的吳俊才表示,「馬老師上課從不講笑話,一進教室就上課,下了課準時走,完全沒有半句閒話;他課堂上雖然嚴肅,私下對同學又很親切。」

以超然立場辦報
 
 19歲便擔任黃埔《黨軍日報》主編的馬星野,雖然把政校辦的有聲有色,其實,辦報才是他最大的職志。這個宿願卻直至抗戰勝利後,奉命接下南京「中央日報社社長」職務才達成。
 
 那時的報紙,以申報、中央、掃蕩、新華…等,競爭最激烈。共黨辦的《新華日報》,每遇到排列各報名稱時,都故意排成「新華、掃蕩、中央…」。顯然《中央日報》是共黨主要攻擊對象,而《中央日報社》社長,也不是輕鬆的「肥缺」。
 
 可是據老報人徐詠平先生事後追憶,馬星野先生仍帶著「無限的愉快與興奮」,延請王新命、陶希聖等知名報人,領著政校畢業的生力軍,全心投入工作。日後《南京中央日報》無論廣告、銷路,都打破了南京過去的銷售記錄。《南京日報台灣版》也是馬星野先生策劃下產生的。
 
 即使主持的是黨報,馬星野仍有獨到的作法,他強調企業化經營,不接受津貼,也堅守新聞職業的原則。因此,他主持《中央日報》,採取的是批評的態度,為了幾篇文章,他曾被黨部記過,還差點挨流氓的打。
 
 在辦報的同時,這位留美的新聞專家,為了替新聞事業樹立道德標準、健全新聞媒體組織,便訂定了新聞記者信條。成立了現在的編輯人協會、記者公會及報業公會。
 
 由於對我國新聞教育、新聞事業的卓越貢獻,馬星野在民國73年,擔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時,曾獲他的母校密蘇里新聞學院,頒發「新聞事業傑出貢獻榮譽獎章」。他也是繼盧祺新、董顯光(曾任新聞學院副院長)之後,第3位獲此殊榮的中國人。
 
 目前年過八旬的馬星野,由於一度中風,正臥病在床。馬星野一生的黃金歲月,都在為自由中國的新聞界,從事拓荒、耕耘的工作。對密大來說,能培養出這樣優秀的學生,的確值得驕傲;而對有志於從事新聞工作的晚進後輩來說,他樹立的典範,更永遠值得學習與倣效。
 
(轉載自《薪傳》第47頁,新聞系第58期柯思佳鍵入。)

 

【小檔案】

新聞系馬星野教授

民國24年 任教於新聞系,擔任系主任
民國34年 任中央日報社長
民國36年,任國民大會代表,同時出任「中國新聞學會」理事長
民國41年 任中央委員會第四組主任
民國49年 任駐巴拿馬大使五年
民國62年 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
民國69年    創立「中華民國大眾傳播教育協會」
民國73年    獲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頒贈「傑出新聞事業終身服務最高榮譽獎章」
民國74年    任總統府國策顧問。
民國?年   退休

論著目錄


相關文章
陳百齡。2011。馬星野:新聞教育的傳教士  
楊倩蓉。2010。馬星野老師:新聞教育拓荒者。《提燈照路的人:政大新聞系75年典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