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李瞻 催生新聞博士班

  • 2010-11-10
  • Ruling Digital

文/楊倩蓉

「辦新聞教育一定要有理想,如果沒有理想就失去了教育的意義,也對不起那些對新聞事業心懷壯志的莘莘學子。」

他是政大在台復校後,第一屆新聞所碩士班畢業學生,見證了當年國外重量級新聞學者來台授課的盛況;

他也是亞洲第一所新聞學博士班的主要創始者,為了讓傳播教育獲得學術體系認可,他花八年時間完成《世界新聞史》;

1981年,更成立政大新聞所博士班,為國內大專院校培育許多優秀師資。

李瞻老師對新聞教育的熱忱,政大新聞教育創辦人馬星野稱讚他是「一位可敬的拓荒者」;前台大校長孫震則如此形容這位老友兼同鄉:「李瞻兄像『居廟堂之高而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進亦憂退亦憂』的范仲淹。」
This is an image

 在政大任教長達四十年,已經高齡八十五歲的李瞻老師,告訴了我們這樣一段鮮為人知的往事:

 民國四十年,教育部原本擬在台大成立新聞系,當時台大校長傅斯年拒絕;傅校長認為,新聞採訪編輯與廣告發行等相關知識是技術不是學術,不能在大學設立。

 結果,當時教育部長張其昀改邀曾虛白先生擔任政大新聞研究所主任,請其籌辦新聞學研究所,政大新聞所於焉成立,第一屆碩士班正式招生,而李瞻老師正是第一屆的學生。

 回憶這段往事,李瞻老師說:「傅校長不承認新聞是學術,我們政大成立新聞研究所後,我們有責任應把新聞職業教育變成學術,讓別人承認這是一個學門。」

 李瞻老師視這個重責大任為己任,民國七十年他接任新聞所所長後,隔年立刻創立政大新聞所博士班,決意培養國內高級傳播研究人員與大學師資,也讓我國新聞學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教育體系。

 多年來,政大新聞所建立的學術地位,讓拒絕新聞科系長達五十年的台大,也終於承認了新聞傳播專業的學術內涵。民國八十年,台大前校長孫震成立台大新聞所時,特別請李瞻老師推薦第一任所長人選,李瞻老師分別推薦曾經擔任政大新聞所客座教授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院院長喻德基(Frederick T. C. Yu)教授主持台大新聞所,並推薦政大新聞所畢業的張錦華博士為台大新聞所第一任所長。

 這段美談,讓李瞻老師深深覺得當年紮根新聞教育的重要性,但是讓他感慨的是,由於國內一直未制定傳播法律保障專業新聞從業人員,如今,新聞記者的處境很容易淪為資本家的奴僕。

 中外兼收,學術兼重的師資,奠定政大新聞學術基礎

 身為第一屆碩士班研究生,李瞻老師回憶當年名師雲集的授課盛況,猶在眼前。當時政大在台復校後,新聞所創辦人兼第一任主任由一代報人曾虛白先生擔任。曾虛白先生在徵聘師資標準上以「中外兼收,學術並重」原則,把當時國內外著名的重量級學者,透過選訪並向美國駐華大使懇商,動用美國政府專設援外文化的傅爾布萊特基金會(Fulbright Foundation)資金,全部雲集到政大新聞所開課,盛況一時。

 在國內師資方面,有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開的「新聞創業與發展」課、中央政治學校(政大前身)新聞系創辦人馬星野開的「新聞學研究」、中央日報主筆陶希聖開的「社評寫作研究」,以及前中央日報社長程滄波開的「新聞與政治」等課程,都是當時新聞界著名的資深報人。

 至於外籍客座教授,更是當時國際新聞學術界著名的新聞學專家,以每隔一年選聘的方式,來台教授一年。美國方面有以強調培育本土新聞人才為教育目標的密蘇里大學新聞系教授邁瑞爾博士(Dr. John C. Merrill)、培養國際傳播人才的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院院長貝克博士(Dr. Richard Baker)、南伊利諾大學新聞學院院長郎豪華博士(Dr. Howard R. Long)與克萊頓教授(Charles C. Clyton)等,日本方面更請到日本新聞學泰斗,東京大學新聞研究所所長小野秀雄(Hideo Ono)來台授課。

 李瞻表示:「美國教授的授課方向,主要是從新聞背景與人文社會科學面來分析新聞學,日本學者則是介紹明治維新以來日本政經與社會發展,尤其是新聞事業的發展。」

 重量級學者小野秀雄的上課情景,令李瞻老師至今印象猶深:當時小野秀雄以日語講課,正好班上有一位日本明治大學畢業的學生王瑞徵精通日語,小野秀雄每講一段話,王瑞徵就在一旁為同學翻譯。李瞻老師說,小野秀雄後來非常滿意王瑞徵同學的翻譯,畢業後不僅幫他申請到獎學金到東京大學念新聞研究所博士,後來甚至協助他辦移民,入日本籍。

 這位政大碩士班第一屆學生也沒有讓小野秀雄失望,後來作到日本NHK中國科的科長,帶領八十多位新聞從業人員。李瞻老師對這位同班同學的成就也感到驕傲:「我每次去日本一定去他家住,他回台也一定來我家,大家都是多年的好友。」

 至於美籍教授自然都是用英文上課,對學生的聽力與寫作都有很大助益。關於美籍教授的授課方式,曾虛白先生曾在傳記裡提到:「最使我意外的是老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院院長貝克開的課竟不講新聞理論,也不講新聞技術,只講美國記者面對的問題…學生們趨聽者盈室。」

 李瞻老師也對貝克的授課方式印象深刻,他說,貝克主要教授的是新聞背景分析,他認為如果要報導美國新聞就必須要先了解美國社會的基本問題,包括種族、青少年犯罪、離婚及國際貿易等問題;「他告訴學生報導新聞一定要先認識這個國家的基本面作起,就如同要報導台灣新聞,就要先從了解台灣基本問題的背景開始。」李瞻老師說。

 除了授課,貝克教授日常生活都跟學生打成一片,毫無距離。李瞻老師回憶學生時期常常假日陪同貝克教授夫婦到台灣各地旅行,體驗台灣風土人情。他指出,哥倫比亞大學的新聞研究院專門培養高級記者與國際特派員,很多拿到博士學位的人甚至去讀哥大的新聞碩士班,政大能邀請到貝克教授來台授課,學生獲益良多。

 這些名師授課的風采,對新聞學術的專業,讓當時的李瞻老師留下深刻印象,也讓他開始反思國內的新聞教育體系在曾虛白先生與謝然之先生的主持下,已經奠定基礎,未來卻需要繼續更上一層樓。

 提升國內新聞學術地位第一階段:編撰新聞學專業著作

 「民國五十年代,念新聞系所的學生面臨一個窘境,那就是無書可讀。」李瞻老師說。

 李瞻老師當時找遍台北各大書局,希望多充實有關新聞學術書籍,無奈市面上關於新聞著作,多是新聞從業人員的雜感與回憶錄,正式的學術著作幾乎闕如,這讓他感到當時的新聞教育尚有許多待補的缺失。
 
 民國四十五年,李瞻老師自政大新聞研究所畢業,因為成績優異,留校擔任新聞系所講師。當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成立國際高級新聞教育中心,且自民國四十八年開始發行《新聞教育評論季刊》,有系統的介紹各國新聞教育,李瞻老師訂閱英文版季刊,對各國新聞教育有了基本了解,便開始著手撰寫以新聞自由為主軸的《世界新聞史》學術著作,希望能為新聞科系學生有系統的了解世界各國新聞事業與新聞教育概況。

 民國五十二年,李瞻老師升任教授,當時美國國務院傅爾布萊特基金會(Fulbright Foundation)獎助台灣青年學者赴美訪問研究,李瞻老師為了進一步蒐集各國新聞史料,以充實《世界新聞史》著作,經當時政大校長劉季洪推薦,得以訪問學者身分前往美國著名新聞院校與新聞事業單位訪問研究。

 為期一年的旅美訪問,讓李瞻老師獲益良多,也受到很大衝擊。「我參觀了美國三十幾所大學新聞學院,四家廣播公司,三家新聞雜誌,參觀以後最大的感想就是,我們國內的新聞教育還沒有一個完整的體系,而美國密蘇里大學早在1934年就成立世界上第一所新聞學博士班了。」李瞻老師說。

 這一趟訪美之旅,李瞻老師足足帶回十二箱新聞學參考資料,返台後,前後共花了八年寫出一百萬字的《世界新聞史》著作,鉅細靡遺詳述各國新聞事業發展;後來更相繼出版《比較新聞學》等二十二本新聞學著作,分別獲得教育部、國科會、曾虛白與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的獎助。

 當時政大新聞教育創辦人馬星野看了李瞻老師的初稿,非常感動。馬老師一直以來的心願就是撰寫世界新聞史,且蒐集史料已久,偏偏因為戰亂緣故致使他多年收集資料在逃難時入長江三峽,成為他最大遺憾。

 當時他特別在李瞻老師的《世界新聞史》序文中,心有所感地寫道:「辦新聞教育的人,都有共同的感覺,即新聞學術仍是一片荒野…需要有心人來開拓,而開拓的第一步,要蒐集新聞學有關的資料,加以整理,然後再建立新聞學的理論體系,李瞻先生便是一位可敬的拓荒者。」此書出版後隔年,教育部便頒發最高學術獎金與金質學術獎章給李瞻老師,至此教育部正式承認新聞學是一門學術。

 李瞻老師欣慰地說:「當年傅斯年校長不承認新聞傳播是學術,所以我的第一目標就是要讓世人承認新聞傳播是學術。」《世界新聞史》的出版與被肯定儼然已經踏出了第一步。

 提升國內新聞學術地位第二階段:創立亞洲第一所新聞學博士班

 民國六十年,李瞻老師受邀至新加坡參加第一屆亞洲傳播會議,會後到亞洲十一個國家包括日本、印度、韓國、香港、馬來西亞等地考察各國新聞教育與新聞事業,回國後更深深感覺到,亞洲一定要成立新聞學博士班,讓我國的新聞教育建立完整的教育體系。

 「創立博士班就是要建立新聞傳播學的學術地位。」這是李瞻老師最主要的目的。

 在李瞻老師看來,大學新聞系課程主要是訓練如何成為優秀的新聞從業人員,以實務為主,新聞學碩士班百分之八十是培養高級新聞實務人才,例如國際特派員,百分之二十以傳播理論為基礎,而博士班的成立,主要目的在進一步培養大學的師資。

 「當時教育部已經規定,大專院校教師必須要具備博士學位資格,碩士畢業只能擔任講師,如果博士班不成立,我們的碩士班同學永遠都不能到大學教書。」這是李瞻老師的另一個隱憂。

 民國七十年,李瞻老師接任新聞所所長,立即向政大歐陽校長提出增設博士班與傳播學院的建議。隔年,政大新聞學博士班,同時也是亞洲第一所新聞學博士班,由教育部特許正式成立。

 李瞻老師把他對傳播教育的理想在博士班實踐。首先,他主張博士班招生除了招考新聞系畢業的學生外,更要盡量吸收其他科系諸如政治系、法律系、經濟系、社會系等畢業生報名。

 李瞻老師的理由是:「新聞傳播學主要是來解決社會問題,不是來解決新聞問題的。」他表示,編採技巧一個月就可以學好,但是報導新聞需要懂得社會與政經背景,甚至媒介對社會影響也可以透過心理學來分析,所以招考其他科系畢業生有益於訓練高級傳播人才。他舉例,美國二次大戰為了加強戰爭宣傳,特別成立「政治心理作戰部」,聘請史丹福大學傳播學教授宣偉伯(Wilbur Schramm)、耶魯大學政治學教授拉斯韋爾(Harold Dwight Lasswell)與實驗心理學教授霍夫蘭(Carl Hovland),結果三人對戰爭的宣傳研究作出很大貢獻。

 「你看國內天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是經濟學出身的,殷允芃是外文出身的。編採只是技術,真正的新聞是你擁有什麼專業知識,政治、經濟、國際關係或是社會學都是專業知識。」李瞻老師直接了當地說:「新聞系畢業學生如果老是在編採裡面打轉,永遠都想不到這個社會的其他基本問題。」

 除了加強學術專業外,李瞻老師特別重視博士與碩士班學生的英語訓練,希望培養國際傳播人才。

 他特別聘請美籍教授楊邊琳(Dr.Linda Benson)博士,專門指導博士班學生高級英語會話與寫作。每周六小時,三個小時會話,三個小時寫作,「這樣參加國際會議就沒問題了。」李瞻老師說。

 其實,李瞻老師當年決定創辦博士班時,曾經接到他校老師打來的電話,提醒這些學生畢業後,恐怕會找不到工作。事實卻證明,走過二十八年的政大博士班,很多畢業生現在不僅在新聞與傳播學領域裡占一席之地,也成為國內大專院校傳播學系的師資重要來源。

 這些學生後來的成就,讓李瞻老師不掩驕傲地說:「你看我們博士班第一屆畢業傑出校友關紹箕,他的成就就很了不起,寫出《中國傳播理論》與《中國傳播思想史》兩本書,去年我到上海大學去,順便帶他的書給上海大學校長看,校長看了讚不絕口,希望邀他去上海講學,現在他在輔仁大學擔任傳播研究所所長兼新聞系主任。」博士班其他同學的成就,李瞻老師後來也在他的回憶錄《大時代見證:萬里孤鴻》一書中,一一地列出。

 不過,對於博士班的發展,他還是有些遺憾,李瞻老師提及早年多次前往美國參訪各大學新聞院所的新聞教育指出:「你看美國新聞教育每個大學培養人才的路線都很清楚,密蘇里大學著重實務,培養本土新聞從業人員;哥倫比亞大學訓練高級新聞人才、國際特派員或是像《紐約時報》的採訪主任與總編輯;另外,賓州大學與南加大著重在國際傳播與太空科技傳播,史丹佛大學著重在公共電視、傳播政策,美國有四百多家公共電視,其中二十幾家最好的公共電視,百分之八十都是史丹佛畢業的學生,他們的目標就是很清楚,希望培育學生進入公共電視服務。」

 「我最欣賞的就是史丹佛大學的博士班,因為他們每個科系都有很清楚的教育目標,讓學生對未來有很清楚的方向。」李瞻老師肯定地說。

 新聞教育下一個目標:立法保護未來新聞從業人員

 雖然已經退休十五年了,李瞻老師的人生字典裡,好像沒有退休這兩個字。

 民國八十四年退休後,李瞻老師致力於推對兩岸學術交流,希望將政大新聞教育經驗帶到中國大陸大專院校參考,不僅多次自掏腰包,親自選書、裝箱、捐贈一萬六千多冊新聞傳播學術書籍給大陸三十多所大學院校,也在大陸設獎學金;每年更應邀到大陸各大專院校演講,光是去年就已經完成十場演講,李瞻老師的體力與對教育的熱情,從來都不輸給年輕人。

 前台大校長孫震形容李瞻老師像宋朝名臣范仲淹是有緣故的,教書、寫作之餘,李瞻老師在國家政策上也很有看法。民國六十八年,中美斷交,李瞻老師由於早年投入軍旅因而結識故總統經國先生,民國七十年,遂向他提出幾項建議,包括開放黨禁、報禁、大陸探親與解除戒嚴令等,他認為,唯有讓台灣朝自由民主的道路邁進,才能安定社會。

 「我的這些建議在那個年代,其實沒人敢正式談,」李瞻老師微笑說。但是身為知識份子,他認為自己責無旁貸,而這些建議後來都在民國七十五年到七十七年間逐項實踐。

 新聞自由在台灣逐漸開放,李瞻老師的憂慮卻又添了另一層。他說,二十幾年前,天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教授曾經請他吃飯,「他告訴我天下雜誌招考三十六人,其中有三十四人就是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可見我們的同學水準都很好,但是這些優秀的青年記者要如何保護他們,這就是我們的責任。」

 李瞻老師非常憂慮新聞媒體的過度商業化,「只要沒有達到營利目標就裁員,好多優秀的記者就是這樣被隨便給淘汰了,這是我們現在新聞教育最大的隱憂。」
 
 他一直關心國內未訂定傳播法律來保障記者,讓記者有尊嚴去追求新聞自由,而不是淪為資本家的奴僕。「用法律來保障記者的待遇與權益,老闆就無法為所欲為,記者就敢於追求真相。」在他心目中,最具模範代表的報人,是早年在大陸創辦《大公報》的著名報人張季鸞,建立了文人論政的獨立報業,也從未開除任何一位記者。

 「辦新聞教育一定要有理想,如果沒有理想就失去了教育的意義,也對不起那些對新聞事業心懷壯志的莘莘學子。」李瞻老師慨然表示。


1980年代新聞系老師聚餐時所攝,右起:漆敬堯、李瞻、趙嬰。照片由新聞系
友提供。

本文轉載自《提燈照路的人:政大新聞系75年典範人物》(2010年)

相關新聞
2010.11.10 致力傳播學術研究 李瞻堅持新聞文化事業。政大官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