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徐佳士:新觀念的創造者

  • 1990-12-01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劉清彥】教了三十多年的書,他已經不記得教過了多少學生,但是凡被他教過的人,都不會忘記這位風度翩翩、最得學生尊敬的學者─徐佳士老師。

 民國三十六年自新聞畢業後,徐佳士一直執著在新聞工作及新聞教育上,四十多年來,「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這句話,似乎是對一位要廝守終身的伴侶說的。

半生「廝守」新聞

 這股對新聞工作及教育的「廝守之情」,其實早在他報中央政治學校新聞系的時候產生了。「我們那時候,各系是分開考試的,我只報考了新聞系。」他說:「考上的時候,興奮了好久!」

 民國三十二年,對日抗戰正興,徐佳士踏進了新聞系的大門。那時候,因為打仗,學校遷到重慶小溫泉,物資很缺乏,住的是竹編的房舍;吃的是稀飯配蟲咬過的蠶豆;晚上在教室自修,常常連點燈的媒油都沒有,而必須點蠟燭。「所以,我們班上同學視力普遍不好。」徐老師推了推鼻樑上的厚眼鏡說。

 民國三十三年,國民政府號召「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徐佳士也「投筆從戎」去了。「我們班上七十多個人,除了女生和身體不適的人外,幾乎每一個人都響應了青年軍的號召。」他通過了測驗,在昆明的炮兵訓練營擔任美軍的翻譯官。

 戰亂並沒有阻撓或減低他對新聞的熱情。《南新聞》在同學們自營自銷的努力下獲得地方上好評;而他也因表現傑出,被當時的系主任馬星野派往南京中央日報實習,進而被留任為正式記者。

 民國三十六年,中共開始在東北製造亂事才剛脫下學生制服的徐佳士,便首當其衝奉派瀋陽採訪。「好冷! 」這是他最深的印象,「不過,當時各報派去的都是四、五十歲的資深記者, 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很多。」他說。隨著中央日報遷台後,除了繼續報社工作,他也花了三年時間前往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攻讀大眾傳播,回國後便回系上兼課。

領軍新聞創新氣象

 民國五十六年,徐佳士接下系主任之後,新聞系在他的領軍之下,展現了另一番氣象:他設立了「集中選修」制度,規定學生在新聞系以外的科系中,任選一系選修二十學分的課;為使同學更廣博的充實知識,原本報導校際新聞的學生實習報《學生新聞》,也改成了報導社區消息的《柵美報導》,讓學生的實習觸角伸得更遠。這份可以說是台灣第一份在行政院新聞局內登記有案的社區報,直接影響了以後全省社區報的風起雲湧。

 「其實,這段時間內,我感覺變化最大的是師資。」全台灣第一位傳播博士楊孝榮便是由他請來的。此外,像歐陽醇、余夢燕等幾位資深新聞工作者,還有林懷民、殷允芃等年輕之秀,都是受他之聘到學校教書。

 在許多老系友的印象裡,徐佳士「主政」時期的新聞系是相當「前進、開明」的。他鼓勵學生參加課外活動,許多運動比賽都因他的到場「加油」而奪冠。他的信念是「好的記者除了有專業的素養外,還要有強健的體魄! 」

 在學生眼中,他也是一個親切、沒有代溝的「頑皮豹」。不少學友畢業了還回校找他,而他給學生的鼓勵,也常使學生終身難忘。「每當我對現實失望、灰心時,就會想起世上還有個徐老師,」林懷民對徐佳士的懷念與景仰便是一個例子。

新觀念的創造者

 徐佳士論在作研究、寫文章、規劃系務上,也經常比別人多了一份高瞻遠矚的眼光。同在新聞系任教的鄭瑞城便形容他是一個「新觀念的創造者」,今天的傳播學院便是徐佳士十年前的一個「夢想」。如今,這個愛作夢的老人,又在籌想一個有關 speech communication(語藝學系)的科系。

 「我覺得,傳播學院應該步出大眾傳播的局限,多多關照人際傳播的範疇!」這股「求新、求進步」的精神,從他求學階段,在新聞界工作,以至投身新聞教育都一直沒有改變。

 這位思想、行動都比年輕人快的長者,你佷難相信他今年已七十歲了。在這七十個年頭中,他花了半生精力投身新聞教育工作,正如他幽默的一句話,「你們要寫新聞系的歷史啊!其實,我的後半輩子就是新聞系的一段歷史!」

(轉載自《薪傳》第47頁,新聞系第58期童儀展鍵入。)

 

【小檔案】

新聞系徐佳士教授

最高學歷: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大眾傳播系、史丹福大學傳播系碩士

曾任:南京《中央日報》記者
            駐東北特派員、副總編輯
            政治大學教授兼文理學院院長
            考試院考試委員
            中華民國新聞評議委員會委員
            行政院文建會委員及影劇傳播委員會委員兼召集人
            國家文藝基金會董事
            雲門舞集文教基金會董事

論著目錄


 相關新聞:
2009.12.10。新聞系三代同堂 向頑皮豹大師徐佳士致敬。政治大學校園新聞。
2009.12.15   面對困難怎麼辦 徐佳士:聽老師的。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