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陳韋賓從生活取材 做研究像說故事

  • 2012-12-12
  • Ruling Digital

【傳播學院王孟琦報導】陳韋賓,一位國小待過「資源班」、高職時曾因染髮被記26個警告的大男孩。很難想像,現在的他無論吃飯還是聊天,總能信手拈來一則則新聞,搭配理論,像講童話故事般輕鬆自在。

 「對我而言,研究是來自對生活的觀察和生命體驗」

 政治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學生陳韋賓,笑稱自己走的是「邪門歪道」,也因為與別人不同的生命歷練,讓他不只看得比別人多,更將理論與研究結合,檢視自己的生活。

This is an image


累積知識 培養批判思考

 高中念士林高職廣告設計科的陳韋賓,比一般大學生更早接觸實務操作。但三年來,他發現術科能力比不上其他人,「在這行做不了第一,就沒有什麼用。」陳韋賓決定花一年時間在補習班「蹲苦窯」,考上台灣大學法律系。

 學習法律的過程中,陳韋賓發現這條路並非心之所向,於是他透過轉學考,進到交通大學人文社會系,並輔修傳播與科技,再回到傳播路上。這段期間,陳韋賓吸收不同知識,從社會學到傳播學,奠定他批判思考的能力。「我覺得身為傳院學生,雙修、輔系尤其重要。」他認為,一般傳院學生習慣單一角度思考,如果能多接觸他系課程,視野會比較廣,還能培養第二專長。

讀透理論 套用在生活

 大三時,陳韋賓來到人生的十字路口:繼續念研究所或是到業界工作。「下決定前,我必須要將研究所和業界的環境搞清楚。」憑著這股念頭,陳韋賓在暑假到廣告公司實習,雖然時間不長,但陳韋賓遇到許多人,其中有觀念差異大的同事,讓一向獨立行事的陳韋賓,不太習慣。

 另外,陳韋賓從大三開始接觸傳播理論,「我把理論念透、念熟,是為了能剖析並認清自己。」不同於考前才抱佛腳的學生,陳韋賓將理論結合生活,果然在考試拿下高分,再加上大學老師的一句:「你很有傳播的思維。」 讓他決定繼續攻讀傳播,成了政大廣電所的碩士生。

思想開放 不斷吸收新事物

 「很多好的發想,是平常跟別人的互動和生活歷練。」陳韋賓的碩士論文〈再思色情媒介的第三人效果:從網路社群媒體出發〉,就是最佳寫照。在他大學住宿時,超過60%的男生在宿舍下載A片,他說:「『情色』是男性開啟話題最好的題材,在網路上下載率也很高,算是男性的另類文化。」但他發現,在傳播研究的領域中,很少有「遊戲」和「色情」的相關議題。「這麼常見的討論卻很少人做,所以我決定做這個。」

 自稱「行為保守,思想大膽」的陳韋賓,除了留意身邊的事,心態也很開放。「想做出好的研究,就要不斷接收新事物。」陳韋賓每天花30分鐘瀏覽新聞,有空就看電視,從宗教頻道到女性娛樂節目都涉略,「有時候別人認為是低俗的內容,但他們都是傳播的一部份,我們不能忽視它。」

「做研究,是為了說清楚一件事」

  即將完成論文的陳韋賓,長時間坐在螢幕前,字字句句修改論文,每天也至少花6至7小時閱讀研究相關刊物,睡眠時間壓縮到只剩4小時,但仍不嫌累,他說:「過去的事不是最困難的事,畢竟我已經做完了,它們成為我的一部分。而未知的未來,才是挑戰。」

  對陳韋賓而言,做研究求學位是其次,重要的是,學會說清楚一件事,以提供社會有意義、有價值的資訊。
 

【小檔案】
陳韋賓
政治大學廣電系碩士班第17屆(99年入學)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系學士(輔修傳播科技學系)
士林高職廣告設計科畢業

編按:陳韋賓碩班前學習歷程,可見2010.12.26《喀報》訪問專文〈九轉十八彎 轉出謙卑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