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張耀仁:文學記錄生命 新聞開闊視野

  • 2012-12-10
  • Ruling Digital

【傳播學院王孟琦報導】「我不把寫作當成一個目標,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17歲獲得第一座全國學生文學獎,爾後的文章受到台灣當代文學家陳芳明、名作家張曉風、鍾怡雯肯定。這位新銳作家用心觀察生活,從中找靈感,他是政治大學新聞學博士生候選人-張耀仁。

少懷文學夢  誤打誤撞跑新聞

 小時候不會寫作文,張耀仁曾看著《國語日報》落淚,後來在小六時,導師要求寫日記,才慢慢寫出心得。學習寫作的過程中,受到師長鼓勵,讓張耀仁將害怕轉為喜愛,打下文學基礎。原以為從此走上文學路,沒想到卻因為高中聯考的志願分發,意外考上文化大學新聞系。

This is an image
 
 大學畢業後,他進入輔仁大學大傳所,並於當兵時擔任新聞官。退伍後適逢報業版圖更動進行招考,從2000名應徵者脫穎而出。於是,初出茅廬的張耀仁被指派到偏鄉採訪,「感覺像中國大陸當年下放年輕人至鄉村勞改,到很多我這輩子不會去的地方。」他提到,當年地方新聞因為版面不夠,自己的新聞常不見報,「我爸、我媽還會問我,『你到底有沒在報社工作啊?怎麼都沒有看到你的新聞?』」張耀仁回想起來,仍慶幸有這段經歷,「當記者幫我日後寫作開了一扇窗,也修正了寫作上形容詞、贅字過多的毛病。」


記者經驗  增加生命歷練

 在聯合報工作,增加張耀仁的歷練,也改變他的生命觀。張耀仁提到,在一次的灌漿車工程意外,他是第一個抵達現場的記者。當時灌漿車因地基不穩陷落,司機被壓在底下當場死亡。張耀仁說:「身為記者,你必須毫無情感的寫下事實。」也因為他是唯一目睹整個過程的記者,當其他同業紛紛向他詢問事發經過,張耀仁說:「最重要的是要博取版面,我們這群跑新聞的野獸對屍體一點也不同情。」

 張耀仁認為,這份工作將人當成「物」,並且視為一場場交易。這次的經驗對張耀仁影響甚大,因為不喜歡,他選擇向聯合報請辭,「長官們都很驚訝,因為當時媒體業飽和,沒人想離開。長官再三慰留我,但最後我還是離開了。」

致追夢者: 莫忘初衷

 離開報業後,張耀仁花更多的時間寫文學,但依舊沒斷與新聞的緣分。張耀仁考上政大新聞研究所,並成為新聞博士候選人。近年來,他受邀到各文學獎擔任評審,同時也在政大、淡江大學、中國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兼任講師。

 張耀仁回憶,今年擔任文學獎的評審,一位高二學生頒獎後問他:「當作家會不會生存不下去?」張耀仁回答:「對我來說,文學不等於使用。如果能成為你生存的工具當然很好,但如果不行,何不將文學當成是陪伴你的朋友、一件開心的事呢?」張耀仁觀察到,台灣教育太在意事情的「用途」,反而會抹煞初衷,他說:「身為大學生,必須要找到目標,清楚知道四年後,你想成為什麼人。」

想當記者 謹記三件事

 身為老師、新聞業界前輩,也是政大學生的張耀仁,勉勵想從事新聞工作的學生三件事。首先,進入業界一定會與大學理論不同,「在不要扭曲自己的狀態下,衡量後學會妥協」。

 第二,建立心靈景觀。內心永遠要有一個信念,也許只是電影裡的一句話,或是書中的一個字,「這個信念是你的心靈景觀,它可以幫助你度過難關,不被外界困境打倒。」

 第三,因為身為記者,容易接近位高權重的人物,許多人容易迷失,以為自己與眼前的受訪者擁有相同身分,「千萬不要忘了自己是誰,不要忘了你是要來幫助這個社會。」他提醒年輕人,熱情不要被現實擊倒,永遠記得「莫忘初衷」。



張耀仁。照片由本人提供。

 

【小檔案】
張耀仁
政治大學新聞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2012 政大兼任教師(傳播學院「傳播敘事」課程)
2003~2004 聯合報記者
中時部落格「用一個故事來換

相關新聞
2012.4.17最美的青春 張耀仁首本散文作品問世。政大校園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