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破釜沉舟的決心 吳怡文日本之路與出版結緣

  • 2013-03-10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蔡佳提報導】

 大學畢業時不會一句日文,更沒有想過會成為一名編輯、翻譯家,現已經是32本日文書的譯者,並靠著自己的實力進入天下文化,政大廣電系系友吳怡文回憶起這一路走來的歷程,竟是處處出乎意料,處處是機緣。

 擔任雜誌主編
 
 從政大廣電系畢業後,吳怡文進入傳播公司「真言社」節目企畫部門。起初該公司開放的風氣讓吳怡文擁有許多發揮的空間,不料兩年之後,公司組織上產生了變化,自由的風氣不再,吳怡文因而興起了換工作的念頭。剛好HERE!台北情報共鳴誌有一個機會,吳怡文便辭去工作,從基層的編輯做起。也是從那時起吳怡文與平面媒體結下了良緣。從傳播公司躍入平面雜誌,她說:「我只是覺得文字工作對一個女性來說或許更能夠持久,但是後來才發現編輯其實也很辛苦。」
 
  進入日商雜誌社,日文這扇窗也隨之敞開。當時同屬生活情報誌的TaipeiWalker進駐台灣,形成楚漢相爭的局面,吳怡文積極的表現受到了肯定,不久後就升為主編。從被管階層躍升為管理者,她肩頭的擔子瞬間重了起來,對下要盯緊編輯們的進度,對上又必須與日籍的老闆溝通,也因為這樣的契機她開始接觸日文。「我並不是所謂的哈日族,學日文一方面是有這個工作環境,一方面我想學一項自己的專長。」
This is an image
  
 成為翻譯家
 
 吳怡文在東京留學兩年,學成回國之後,透過展場口譯工作的人脈引介下,翻譯了對她而言意義非凡的一本書──鹿島茂《巴黎時間旅行》。回顧當初留學的決定,其實遭到他人極大的反對,此刻已是副總編輯的身分,若辭職出國,不但會花光所有積蓄,辛苦累積得資歷也將歸零。然而,已屆三十三歲,吳怡文心底的直覺告訴她,這次若不出國可能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了。
 
 吳怡文很喜歡江明玉翻譯的《日本之路》,書中細膩的心思還有動人的文筆令她深深著迷,她並以這本書為典範,陸陸續續翻譯了多本日文書籍。過程中,她體會到語言轉換的學問,同樣的句子總是能夠找到更好的解讀方式,同時,她也認為,翻譯是很需要經驗的工作,即便再翻了好幾年,都可能遇到從來沒有遇到的文句。

 與天下文化接軌
 
 翻譯雖然充滿樂趣,卻是一份很孤單的工作。五年的翻譯生涯,吳怡文必須成天面對電腦和文字,與外界少有互動,她說:「有時候我甚至一個禮拜沒有和人說到話。」她認知到,如果想改變這樣的現狀,勢必要離開這樣的工作環境。
 
 吳怡文透過網路投遞履歷參加甄選,順利進入全新的職場──天下文化。雖然與先前的工作形式都大為不同,但是卻剛好都在她擅長的日文領域。她在天下文化負責日文書籍的出版,工作內容包括判斷市場需求,選定適合的書輯向版權代理購買版權等。
 
 吳怡文認為,雜誌社的工作族群比較年輕,可以不斷有新的點子;翻譯只要面對日文,再困難也只是文字上的功夫;天下文化卻是一家大公司,同仁的學識經歷都很豐富,更加重視表現成績,因此工作起來特別有壓力。
 
  人生啊 很難說
 
 當吳怡文離開真言社後,該公司也因為某些因素逐漸沉寂;離開雜誌社後,該社也逐步因為不敵網路資訊的便捷而不得不收攤。放棄學術成為專業的翻譯,翻譯累積的市場眼光又讓她取得進入天下文化的鑰匙。吳怡文認為這絕對不是她特別有遠見,只是在每個隱約察覺應該改變的時機,都用破釜沉舟的決心轉變自己,然後在每個階段,她都以認真的態度紮實耕耘,絕不後悔。
 
 如今,吳怡文對工作的心態已經有了轉變。她認為,年輕時可以拋棄一切只為工作,現今她卻逐漸體會到,工作固然重要,但是也要有生活上的經營,兩者都兼顧,工作起來才比較能夠持久。
 
 下一步吳怡文還要給自己甚麼樣的挑戰呢?她說人生其實充滿變化。誰也無法保證如果哪一天又出現甚麼令她想做的事情,她依然會奮不顧身地辭掉現在這份工作也不定。
 
 給想進入出版界的年輕朋友
 
 想要進入出版界,她鼓勵大量閱讀但不要走馬看花,大學應找到自己的關注,對於有興趣的類型深入了解,養成「集中閱讀」的習慣。吳怡文也表示若能學習第二外語,在出版界當然是如虎添翼,但是既然要學就要學得精,就像她學習日文時一般地徹底。「能用的語言,那才是活的語言。」吳怡文認為,文字的掌控力是基本功,具備判斷文章好壞的能力,懂得市場的需求,才能成為好編輯。


翻譯《巴黎時間旅行》對吳怡文意義非凡。資料照片。

【小檔案】
吳怡文
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學士(第二屆)
 
1998年2月 任《台灣東販股份有限公司》所出版『HERE!台北情報共鳴誌』之編輯
1999年10月 任《台灣東販股份有限公司》所出版『HERE!台北情報共鳴誌』之主編
2003年1月 任《台灣東販股份有限公司》所出版『HERE!台北情報共鳴誌』之副總編輯
 
本文擷取自廣播電視學系官網 第156期廣電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