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研究特寫/許志堅 資訊 + 傳播 = 跨界交流

  • 2012-10-27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殷美香報導】二十年前,他到指南山下,就讀政大資訊管理系;二十年後,他再度踏進政大校園,搖身一變成為廣電系老師。許志堅心懷感恩:「一切都是機緣巧合!」

回首當年,許志堅考進的是隸屬政大商學院的資訊管理系,在讀書過程中,他時常對統計、會計等學科感到困惑;因為,他希望能夠知道更多應用公式背後的原理,於是開始思索,並評估轉換跑道的可能性。「用武功來做比喻,資管偏向資訊應用,就像武功招術;資訊科學偏向邏輯思考,就像是內功。」他認為在熟練招術之前,必須先練內功。於是,大學期間便做足周全準備,畢業後就進入交大資科所完成碩士學位。

碩一完成博士資格考

頂著政大資管系、交大資科所的高學歷,要在人人嚮往的科學園區找到穩定且優渥的工作並非難事;但是,許志堅選擇繼續留在學術殿堂深造。除了師長鼓勵之外,他認為在校園裡工作雖然不會比較輕鬆,但環境單純,較適合自己的個性,再加上他在就讀碩士班一年級時,即完成博士資格考,他的人生道路至此通往學術。取得博士學位、服完兵役後,許志堅順利進入東華大學資管系任教;他的人生夢看似一路順遂,然而,這正是他辛勤耕耘、歡呼收割的成果。他常常提醒學生:「想做什麼就動手做,空想無用!」
 
在東華任教八年後,由於希望能夠就近照顧家人,許志堅老師於是到台北商業技術學院任教一年半,最後進入政大任教。他笑著說:「這場相遇,真是美麗的巧合!」他表示,與政大的相逢,除了是人生的巧遇,更是資訊與傳播的化學作用。
  
資訊、傳播異中有同
  
許志堅認為過去電腦是資訊業的工具,但隨著電腦操作變得便利,再加上網路普及,便成為一種傳播媒介。因此,資訊與傳播看似截然不同的學科領域,這幾年來不斷向彼此靠近。
  
「對我來說,傳播就是講究如何有效率的溝通。」許老師進一步說,雖然他不具備傳播學院背景,但他過去在商學院做的研究,例如數位資訊運用、網頁文件分析等,其實都與傳播學院所做的研究類似,只是使用的概念詞彙與側重偏向不同而已,「學資訊的學生有的是技術,但缺乏內容創意;學傳播的學生有的是創意,卻不知如何運用技術。」
  
在求學過程中,許志堅對美術情有獨鍾,舉凡繪畫、素描都有涉獵,作品大多被授課老師收藏,高中老師甚至鼓勵他到美術班就讀。此外,他有蒐集音樂專輯CD、電影海報等喜好,雖然讀的是資訊科學,卻喜歡將所學應用到實際需求中。在東華任教期間,許老師就曾帶領學生製作台灣鐵道的數位內容典藏,「我到政大傳播學院,就是要讓學生學會如何使用工具,將創意內容有效率的組織與傳達出去。」
  
資料探勘是傳播研究的工具
  
許志堅過去所做的研究,結合了資訊科學與資訊管理領域,將偏向理論的邏輯、原理與技術,實際應用在解決社會或傳播研究問題。他在101學年第1學期開設「新媒體資料分析」課程,目的在於教導碩士班學生如何將更有效率、準確的研究方法,實際應用在研究論文中。許老師認為過去傳播研究處理文本資料,多半以統計分析進行,但是這類研究往往事先預設問題,且能處理的僅是單一變項,一旦資訊量變大,就會愈難掌握研究的結果。「資料探勘(deta mining)能夠預測多變項之間的關係,對問題做出更精確的判斷。」
  
許老師以美國研究為例,尿布、啤酒、星期五這三個看似不相關的變項,用統計分析僅能看出大賣場每天尿布與啤酒的銷售量,但透過「資料探勘」,可以分析出大賣場在星期五時,啤酒與尿布銷量之間的正向關係,讓大賣場可以依據研究結果調整銷售策略。「不僅如此,這套資料分析工具還能夠因應不同研究問題,做出不同的設計與調整,是更具彈性的研究方法。」許志堅說,在新傳播媒體時代,資料探勘或許就是傳播研究分析大量文本時所需要的研究工具。
 
興趣也能是工作
 
許老師這學期在大學部開設「動漫畫敘事」這門課,目的是讓學生結合日常生活的興趣,培養欣賞、析論ACG作品的能力。
 
「ACG就是動畫(Animations)、漫畫(Cosmics)與電玩遊戲(Games)的簡稱,這在過去被視為不學無術的作品,」許志堅老師說,但隨著社會風氣開放、文化創意產業的推廣,現已逐漸成為一門顯學,「而且,光是日本一年ACG與周邊商品的銷售金額,就可以抵上台灣政府一年的總預算!」他說,由此可見ACG產業的無限潛力。
 
為什麼會對ACG感到興趣?許志堅說,他從小學開始對漫畫產生濃厚興趣,上了高中之後,BBS電子佈告欄開始流行,他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中山大學山秣微雲BBS站的ACG版結識、熟悉,日後更共同組成工作團隊,長期發表文章、書籍,並到各大專院校進行演講。幾年下來,他ACG的精練實務,成為專業的學術領域。
 
持續做喜歡的研究
 
「從沒想過過去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內容,如今卻成為大學課程之一,更沒想過原來只是興趣,卻突然成為工作的一部份。」許志堅認為,只要出版監督、作者言之有物,具有文化擴張力,或是得獎紀錄輝煌,在發展過程中具有里程碑的歷史定位等,都可以被視為不朽經典作品。他舉例說,手塚治虫《怪醫黑傑克》、宮琦駿系列動畫等即是代表。
 
「在課堂上,對ACG有興趣的學生眼睛是發亮的,下課也會主動來問問題,那討論起來就會很過癮。」訪談間,許老師的眼神此時也閃閃發亮著。
   
許志堅一步一腳印,在學術研究的路上走得踏實、謹慎,對於能有今日的成果,他謙虛的說自己很幸運,「這一切都是因緣成熟了吧!」未來,他不會刻意讓自己成為一位「傳播學者」,在資訊與傳播的跨界交流中,他期許自己能夠持續做自己喜歡的研究,將所學專長分享給更多師生,讓傳播研究能有一套量身打造的工具。
 

【小檔案】
許志堅
國立交通大學資訊科學博士
資料探勘、人工智慧、計算機演算法、數位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