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研究特寫/探究女性與傳播科技的論述:方念萱老師

  • 2012-12-20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劉倚帆報導】毫無疑問的,99學年度對方念萱老師來說,是特別的一年,也是教職生涯中豐碩的一年。
教室裡的方念萱,講述清晰、論理翔實,又能深入淺出,豐富又充實的課程廣獲學生喜愛;99年度,她獲得「優良教師」的榮譽。教室外的方念萱,親切和善、細細聆聽,視學生如己出的陪伴學子們成長,令學生如沐春風,同樣是在99學年度,她榮膺「優良導師」。
 
充分聆聽  學習師生成長

「受到肯定當然很高興,」她不改一貫謙沖,「但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
獲得如此雙重殊榮,當然非朝夕所能至,方老師除了授課前做足「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的準備,課堂外她還能做到春風化雨的師生相處,最重要的基礎是兩個字:「聆聽」。

「我期望自己在和學生對話的過程中扮演聆聽的角色,」然而,方念萱老師能夠博得學生喜愛,不是光只有聽,而是讓學生學會思考,「協助學生探索自我,思考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想要什麼、適合什麼。」
 
即使已備受學生肯定,方老師仍認為自己還在摸索「老師」這個角色;她說,「在幫助學生思考未來時,其實也是我反思『老師』意義為何的時候,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藉由聆聽、對話,方念萱摸索著師生一同成長的可能性。
 
鍾情文字  自認不適記者
 
對方念萱來說,「探索自我」並非是成為老師之後才浮上心頭。 她很早就確定自己要與文字為伍,在高中時期,方念萱付出大量心力編寫校刊,結交了志同道合的夥伴。雖然聯考上了歷史系,但是滿心想著轉校轉系,進入文學研究的殿堂,雖然最終在歷史系待了四年,但在大學這四年間,她輔修西洋語文的西語系課程,享受文學知識的洗禮。
 
畢業前夕,方念萱對未來不免感到些許徬徨,「當時只知道,自己期望未來能做個文字工作者。」因為對記者工作有著「獨立、自主」的想像,她轉而嘗試投考傳播系所,也陸續嘗試平面媒體與電子媒體的記者徵選。方念萱笑說:「也許可以說,那個時候,我是透過『考試』來探索自我,辨別我適合什麼,不適合什麼。」
 
考進政大新聞所之後,方念萱漸漸發現,「或許我不那麼適合做記者。」研究所畢業前後,台灣報業正值大變動,報禁解除、報紙增張,業界需人孔急;但是,對研究漸生興趣、對採寫有了務實觀察的方念萱認為,記者工作有高度的時間壓力,常常需要對事件做出第一手的即時報導,「這實在不太適合我的個性。」她認為自己是個「知而後行」的人,常想把一件事情理解個清楚透徹,才會採取行動,不太符合記者工作講究的即時性:「這種個性,可能一則報導都還沒寫,就先被fire了。」她自嘲。
 
一次事件  經歷文化震撼
 
明白了自己的「知而後行」,又喜歡校園內相對緩和的步調,方念萱完成碩士學位後,前往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攻讀傳播博士。飄洋過海,方念萱不只獲得知識的滋養,更在令人震撼的生活經驗中獲得啓蒙。
 
「那不是一個正面的經驗,對我卻具有啓蒙的正面意義。」方念萱回憶,就讀博士班時,相熟的同學遭遇性騷擾,然而受害者在她自己的系所孤立無援;她在息事寧人的壓力下,還面臨可能失去助學金與續讀博士的險境。方念萱帶著她詢問傳播所的師長,這名同學在師長與同學幫助下提出申訴,終得保住權益與人身安全。
 
「博士班漫漫長路,但是受侵犯的人成了被究責的對象,書就讀不下去了。」方念萱老師說,剛開始她也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幫助朋友,但是美國大學裡對於實踐性別平權的法規、管道清清楚楚,方念萱的老師不但不覺得事不干己,反而協助原本不識的學生寫訴狀,同學們也開始陸續加入協助。對成長於華人文化環境的方念萱來說,這無疑是一次文化震撼,「師生之間或有權力高低,但是涉及人權,法律制度保障人人平等。」在方念萱的求學過程中,這是一次重要的知識與行動的對話。
 
性別議題  縱身投入研究
 
一方面研究哈伯瑪斯的公共領域理論,一方面思考、觀察缺了女性的公共領域;方念萱研究公共性,而這兩個角度看似反向,實則緊密相關。返台後,方念萱加入性別團體「女學會」,在校內參與性別平等委員會,近年參與國家性別政策綱領中傳播媒體部分的撰寫、推動相關中央部會單位落實性別主流化,為的就是改變公共資源與行事上原本的性別秩序。
 
方念萱回憶,那時陸續結識了許多已在性別領域有所耕耘的學者, 性別研究的學者不僅坐而論,更起而行;來回穿梭於性別論述與性別運動的場域,不屈不撓:「她們不是只用寫的,是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我至今仍然佩服這群堅毅而熱情的朋友。」
 
對方念萱來說,以「性別」為主要研究關懷,不僅是使命,也是興趣。她笑說,傳播研究題材琳琅滿目,「但就是探究女性與傳播科技間關係的論述,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她不僅關心女性使用傳播科技時的處境與可能遭遇的挫折,也關注大眾文化中的女性「腳本」:「簡單說,就是媒體作為一個建構與維繫性別關係的場域,是如何『設計』女性形象,及其將女性安置在社會中的哪個位置。」
 
聆聽故事  揭露性別秩序
 
方念萱進一步解釋,我們每個人都活在性別秩序之中,性別「腳本」不是只出現在媒體內容中,也不是只彰顯在日常器物上,每個人身上都銘刻著一套性別腳本,「就是在日常生活的經驗積累中,培養你成為一個男性或女性的價值觀念。」
 
方老師在她的近期著作〈當我們(we/wii)同在一起?家戶採用、退用任天堂Wii 歷程分析〉中,提出她的研究發現,「大多是『母親』扮演引入或倡議引入遊戲機於家庭的角色。」
 
她認為這與銘刻於女性身上的性別腳本有關,「因為在我們的性別秩序中,母親多進行情感勞動、凝聚全家人,母親的角色與行動很大程度決定了一個家庭的樣貌。」她解釋,我們文化給了身為母親的女性一個強力的劇本,女性從而「主動」設想家庭的樣貌、氛圍,繼而在日常生活中,猶如進行體力勞動般地進行情感勞動,推進全家人共樂共融。無論在家裡她們基於何種實際理由引入或退用體感遊戲,往往都與她們對於「家庭」概念的想像有關、與社會文化對母親角色的腳本有關。
 
性別研究  不是研究弱勢
 
方念萱認為,性別秩序是如此細微而根深柢固,挑戰或改變它並非一蹴可幾;因此,她聆聽、記錄現代女性在家庭中的處遇,以及與科技使用間的關係,嘗試說一個關於性別秩序的故事;她指出,性別秩序既銘刻於身又難以察覺。要檢視習以為常的互動,發現日常生活與社會文化中另樣秩序的可能性,「揭露這個現存的秩序是必要的第一步。」
 
在〈我如是研究,如是研究我〉一文中,方念萱老師指出,性別研究並不是研究「弱勢族群」,也不是把男性或女性的概念放進研究中,就可以叫做性別研究,「必須對性別秩序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即使身處其中,仍需對其保持批判性的距離與警覺。」
 
她並強調,培養這種認識與警覺,可以從反思個人切身的生命經驗開始做起,進而在論述、運動的參與中進行自我反思與對話,「這是一個不斷探索的過程。」
 
探索性別秩序的再造
 
她說,傳播領域中與性別秩序相關的研究似乎常就是再現的研究,然而對性別研究缺乏興趣的人因此更認定,性別研究就是一再重複答案昭然若揭的再現研究,如此一來,似乎不少人認為性別研究是沒有新意的研究,但方念萱不這麼認為。揭露性別秩序,「是知曉自己身上原來有這套秩序,瞭解它的限制,並反省自己與他人如何看待這個秩序。」方念萱認為,瞭解這套性別秩序之後,才可能有機會超越、重新創造它。
 
她聆聽學生的境況,在對話中尋求師生的共同成長;她聆聽女性的處遇,記錄成一個關於性別秩序的故事,並從中尋求改變的契機。她始終細心的聆聽,始終堅毅的探索,樂觀期待著每一個讓學生、自己,乃至社會,能夠變得更好的可能性。
 
這樣的方念萱,豈止是優良教師而已。
 

【小檔案】
方念萱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傳播研究所博士
性別與科技、科技與社會(STS)、數位典藏、網路文化、言說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