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研究特寫/堅持新聞專業的「俠女」孫曼蘋

  • 2012-10-25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殷美香報導】大四那年,一心準備進入新聞界工作的孫曼蘋,面對台灣第一次能源危機、經濟不景氣,以及剛出版的《醜陋的新聞界》一書呈現記者招搖撞騙、仗勢欺人的惡劣行徑,開始對理應追求公平正義、展現文章報國的新聞業界心生猶疑。當時,政大新聞系教授、當了他們四年班導師的賴光臨老師一席話:「你們就是要進去做社會的清流,每個人再去影響幾個人也成為清流……」才讓孫曼蘋義無反顧,縱身躍進新聞界,再從「孫記者」變成「孫教授」。這些年來,她始終堅持──堅持新聞專業、讓新聞工作是個令人尊敬的行業。
 
堅守新聞專業與價值
 
回憶起過去在政大新聞系所受的訓練,孫曼蘋老師表示,除了理論基礎、思考觀點與實務工作之外,「更重要的是,老師們總在帶領閱讀、討論與對話之中,慢慢建立一套新聞專業的標準,潛移默化間讓學生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孫曼蘋老師認為,這套傳承數十年的新聞專業,不黨、不私、不盲、不賣,是政大新聞教育很重要的價值。
 
如今,即使面對新聞環境生態的劇烈衝擊,八卦、緋聞等低俗新聞排山倒海而來,但孫老師仍不改其志,堅定的勉勵學生:「要讓記者工作成為令人尊敬,而不是讓人害怕的行業!」她始終對學生耳提面命:千萬不可因短暫的誘惑或壓力,而輕易棄守新聞專業,同時也要有「三十歲前老闆選你,三十歲後你選老闆」的志氣和能力。
 
放棄高薪重拾文字熱情
 
大學畢業後,孫曼蘋老師曾在中廣擔任三年記者與編譯,後經由當時總經理黎世芬的推薦,到新加坡電視台擔任新聞主播。當時,新加坡主播待遇堪稱優渥,生活環境也比台北舒適、悠閒的多,她也自詡「要做個有內涵的國際記者」。然而,事與願違。
 
三年電視新聞生涯,孫老師發現新加坡境內、外媒體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管控,有違她在學校所學的新聞專業理念,再加上國家認同問題,讓她感覺自己像是別人的傳聲筒,三年工作期滿後,她決定不再續約。她回到台灣加入天下雜誌,拾起無法忘情的文字工作。
 
在天下雜誌的七年時間裡,孫老師親歷一篇報導從準備資料、採訪、書寫到出刊,過程往往經歷無數次修改的煎熬及磨練。「每一次都很痛苦,但也是一次次蛻變與成長。」她回憶說,曾經有一位同事負責封面報導,前前後後被退了七次稿,到了第八次,這位同事有點賭氣的說:「這次再不通過,我就回家生孩子了!」這篇經過千錘百鍊的報導刊出後,成為俞國華內閣任內最大金融風暴爆發時,各家媒體追蹤後續發展唯一的消息來源,深具影響力。
 
培養社會清流
 
孫老師說,這段期間工作的經驗證明了一件事:「新聞專業與理念不是學校一廂情願的想像,只要用對策略與方法,是可以落實在媒體實務運作中的。」
 
1988年報禁解除、1993年有線電視開放後,各式各樣的報紙、頻道如雨後春筍,一時之間,輿論百花齊放;但也因媒體的惡性競爭,導致亂象叢生。目睹這一波媒體環境的動盪,孫曼蘋認為「媒體改造」也許應該從最根本的新聞教育開始;因此,她返回母校政大,在新聞系傳授廣播概論、電視新聞製作、新聞編採等課程,並且指導學生實習刊物「柵美報導」。
 
四年後,她遠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攻讀博士,三年後取得學位。至此,她更有能力、也更清楚媒體改造的取向:到源頭去產製更多的「活水」,並且進一步實踐恩師賴光臨教授的那番話:「做社會的清流,也培養更多的清流。」
 
走出教室教學  深入在地
 
從事新聞教學,孫曼蘋老師喜歡嘗試多樣、整合式的實踐課程教學。例如,在2004年她即實驗結合進階的採訪寫作和編輯課程,把學生帶到文山社區田野裡,磨練學生試著從在地人、在地情的角度,激發在地住民理性探討社區經濟發展與住家環保平衡的困境,也透過對耆老、文史工作者的請益、文獻耙梳,讓年輕學子看到在地常民的生命經驗及價值,讓在地新住民重新審視這個清末就有漢人移民到此打拚的地方人文風情,讓學生通過「做中學」,學習創、作並行的實地操作,統合文字、攝影、版面視覺呈現等不同媒介形式及敘事手法,集結出版了《文山people》刊物,實證了社區傳播理論中「透過行動、參與,讓在地發聲、為社區賦權」的論述。
 
之後,「做中學」、社區傳播的田野實踐,更從台北政大文山社區拉到北部外勞、外配的工作場域,遠到台南鄉下的農村、農家。最近三年,孫曼蘋師生再以「政在發聲」之名,參與PeoPo公民新聞平台,從事莫拉克風災台東原住民災區重建的紀錄報導。這些走出教室、走出台北的實驗,無非是希望讓學生能實際深入地方,去看看偏鄉、草根人物實際生活的面貌,瞭解每個地方的歷史、文化,實驗性的落實關懷社會、為少數族群發聲等作為。
 
孫老師打趣的說:「我們以前上寫作課還真的是上山下海呢!」雖然過程辛苦,但每當看到學生之後的成就,她就覺得一切都值得。孫老師認為,現在年輕人與土地的感情疏離,對自己生長的地方缺乏歷史感,對自己以外的情境、人事物同理心不夠。因此,她在教學中推著學生走出教室,與土地互動、培養感情,慢慢養成公民應有的基本素質。
 
留下歷史紀錄
 
訪談中,孫老師興致忽來,打開電腦檔案中「道南橋」的舊照片,細膩的解說橋面設計、細數當年橋下旖旎風光、基隆金山淘金客與道南橋淵源的軼事。從她興奮的神情、雀躍的語氣,可以感受她與大地的強烈情感。道南舊橋猶如城南舊事,往事歷歷如煙,回憶嬝嬝而起;目睹舊照,孫老師發出一聲愴然:「這些珍貴的歷史資料,可能連政大學生都不感興趣了。」
 
如今,在學生實習刊物《柵美報導》、《文山people》,以及孫老師20年前為紀念傳播學院大樓落成所製作的《薪傳》等刊物中,不時可見這些充滿地方上有趣且懷舊的人事物;字裡行間除了情文並茂,更顯示了孫老師的另份堅持:為社會留下歷史紀錄。
 
走入田野做研究
 
2000年之前,孫老師的研究重心延續博士論文的主題,關注青少年新媒介使用,包括觀看電視與家庭人際關係之研究,以及關懷青少年觀看電視、使用電腦與家庭生活等議題。直到921大地震發生,孫老師的研究領域幾乎完全轉向。
 
孫老師說,921發生後,當時的台灣、災區的民眾設法從破垣殘壁中積極重建社會秩序;目睹此狀的孫曼蘋心想:「我能為社會做什麼?」
 
經一番反思,讓她對學術研究有了新的體悟,「閱聽人分析可以在研究室、冷氣房裡完成,也有很多人在做,並不缺我這一個。」但多次進出中部災區,看到災後在地人自發性辦報發聲非常活躍,她查找文獻,想知道台灣這種「從在地發聲」傳播現象的源頭,這才發現,台灣的本土社區媒介、小眾傳播研究很少人在做。
 
她心念一轉,想到了朱謙老師。孫老師說,朱老師當年從美國帶進行為科學研究之風、在政大「客座」教學,他做的第一個實證研究,就是借了一台電視機,與徐佳士老師等人到還沒有電視的鄰近鄉村深坑去做實驗研究,「這才是真正的做研究啊!」她更加堅定,將研究重心轉往社區傳播、公民媒介等參與式傳播上。
 
在地素材  台灣觀點
 
研究轉向之後,孫老師重溫記者時期上山下海的勇猛。她常年持續奔赴921災區,在災後重建過程中除了協助地方辦報,也順便好奇觀察,進而看到社區媒體俯拾即是的盛況,包括早在60年代中即出刊的南投埔里《水沙連》,以及地震後出刊多年的《員林鄉親報》、品質勝過商業報紙的《中寮鄉親報》等。她深深被在地人想要被聽到、被看到的熱誠與堅持所打動。
 
「這些小媒體也應該被學術社群看到,甚至被國際看到、討論,」在孫曼蘋老師眼中,這些活生生的在地實踐經驗,才是最能夠顯示台灣觀點、特質的媒體風貌之一。
 
做有生命的研究
 
正因如此,孫老師展開社會關懷的在地研究。例如,她從《水沙連》雜誌與《希望‧埔里》社區報的經營過程,探索社區媒介如何扮演公眾服務、維護社區關係的角色;又例如,《員林鄉親報》如何達到社區傳播的目的、來提升當地民眾的媒體素質,讓社區居民在實際參與過程中擁有表達的權力,實現「賦權」(empowerment)的意義。
 
「這一條深入田野、走進土地,與部落親密接觸的研究之路,在傳播領域目前的學術環境中既不容易、也未必受到重視,同好不多,可以討論、對話的也不多。」2009年,孫曼蘋老師的學術寂寞行走,終於走到燈火闌珊處,而且挺進兩岸三地的華人學術世界一方空間。
 
研究締造學術外交
 
這年,孫老師參與香港中文大學主辦的「新媒體事件」工作坊,來自港、中、台三地的學者聚在一起,針對彼此的研究做交流。孫老師當時分享了台灣近年來公民新聞的實踐經驗與社會意義,將她長期投入社區傳播研究詮釋告訴大家,吸引香港與大陸學者對台灣公民社會、在地媒體參與文化的關注,是一次成功的學術外交。
 
在這次華人地區的學術交流中,孫曼蘋老師也從其他學者獲得深刻的反思;例如,她從中山大學艾曉明教授長期拍攝紀錄片關注偏鄉愛滋病患者,揭露中國「血漿經濟」現況的勇氣與堅持,讓她為之動容、敬佩不已,也再次刺激她思索學術與行動的意義。
 
2010年,孫曼蘋的學術對話機會從華人傳播視野拉到了澳洲學術界。這一年她應邀以keynote speaker身份、到Griffith大學「創意社區II」研討會上,報告她與新聞系學生在原住民部落進行莫拉克風災災後重建記錄的行動研究,與在場人士針對師生去部落之行動、參與的操作實踐有番精彩討論,讓雙方在不同文化脈絡下,對多元文化主義、族群傳播、草根傳播自主性等議題重新有番體認及開啟再思索的空間。
 
孫老師認為,無論是公民記者的工作,或是學術研究的目的,「回歸到本質都是在解決當下的社會問題,」她自我期許,學術工作者尤其要能掌握社會脈搏,與常民同一呼吸節奏,「真正的研究應該走進現場,實踐更深層的社會關懷。」
 
儘管未來的學術研究之路還很漫長,但孫曼蘋老師的路途街燈已經開啟。她希望透過學術界的參與及行動,培養社區凝聚力量、傳播自主概念及實踐,建立草根、偏鄉、原鄉族群的文化認同及驕傲。
 
昔做清流今做關懷
 
在教室裡,孫老師拾起心中新聞戒規,坐而論道;走出教室,她對新聞的熱情始終不滅,起而力行新聞、傳播價值。即因如此,她被一群政大在職專班學生,尊稱為「俠女」。
 
「俠女」策馬,縱入學術山林。多年前的她進入江湖,是為了堅持新聞專業與價值,力行做社會清流;此刻的她,二進江湖,除了再次身體力行,她的視野與格局更遼闊、更人文,因為她胸中有更濃的社會關懷。
 

【小檔案】
孫曼蘋
美國俄亥俄大學電訊傳播博士
媒介內容之企劃、製作與呈現、數位資料庫內容之建構、傳播新科技與社會變遷、台灣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