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

荒蕪或盛開? 孫窮理、胡慕情談獨立記者之路

  • 2022-05-06
  • 蕭媛齡
這是一張圖片
因應國內疫情升溫,本次座談採線上舉行。(圖:許甄玲)
這是一張圖片
胡慕情分享其作為獨立記者的經驗。(圖:許甄玲)
這是一張圖片
孫窮理提到《焦點事件》在新聞產製上做的改變(圖:許甄玲)
【傳院院訊記者許甄玲】政大傳播學院「Media Talks 系列講座」5月5日邀請《焦點事件創辦人孫窮理、《鏡文學文化組採訪主任胡慕情分享獨立記者的經驗談,以及獨立媒體未來的發展,並由政大新聞系教授劉昌德老師擔任主持人。而因應國內疫情升溫,本次座談採線上舉行。

孫窮理首先提到,自1997年成立《苦勞網至今,25年來獨立媒體不斷嘗試、修正錯誤,也的確遇到許多困境和必須要突破的事情。以現況來說,媒體為了提高文章的曝光度,大多會在臉書或其他社群網站發布新聞,這導致訊息變得又多又雜,以及傳播的同溫層現象,閱聽人會分享其所關注的議題,卻不一定真正去了解文章內容。另外,社群網站的演算法、言論審查機制也是媒體面臨到的挑戰。

然而,對於獨立媒體來說,若要逃離臉書,要如何吸引讀者目光是一大重點。孫窮理表示,要找新的平台很簡單,但生產內容的形式改變很大,每次的轉換都是一段雞飛狗跳的過程。除此之外,現今有關社會運動議題的報導趨於零碎,獨立媒體則致力於「解釋性新聞」的產製,需要用到較長的篇幅、較多的力氣來解釋某個議題。孫窮理以《焦點事件的製作為例,嘗試利用影片結合動態圖的方式,跳脫以往文字的呈現方式,希望能藉此帶領閱聽人理解議題。

接著胡慕情分享了她過去任職於《台灣立報》、公視,後來成為自由記者,一直到現在在《鏡文學》的所見所聞,並談論到獨立媒體的現實面,她說:「認知和寫作形式都是長久、有意識的,但如果沒有通路、沒有人看,想把自己的話傳達出去是很難的。」

胡慕情也提到臉書出現後讀者的注意力被剝奪與消耗的問題,她與孫窮理抱持不同看法,認為讀者的注意力沒有辦法集中是因為沒有進入的途徑,這取決於內容夠不夠好,因此應該把這件事情做好後,才去思考其他敘事的可能性。

舉例來說,自2014年駭人聽聞的北捷隨機殺人事件後,胡慕情開始撰寫〈血是怎麼冷卻的〉系列文章,引起迴響,爾後開始有戲劇、舞台劇、紀錄片等以隨機殺人的社會議題作為創作題材。

胡慕情認為,記者要追求的不只是敘事模式,而是呈現出來的東西必須是真實的,以及那些看起來很扁平的善惡背後,到底是受過哪些擠壓,她說:「我們必須要去處理這些複雜的東西,才有翻轉的可能,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工程 ,必須掌握好聽的故事、探索故事背後結構性的原因,同時又必須跟受訪者保持距離。」然而,胡慕情也提到,在現代閱讀市場的轉變下,這個過程變得越來越難,牽涉到一個組織有沒有足夠的資源支持記者去做田野。獨立媒體未來的路究竟是荒蕪,還是盛開?對胡慕情來說,至今仍是未解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