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

台灣主權、身份認同如何界定? 兩位「外省第二代」的深刻對談

  • 2022-03-21
  • 蕭媛齡
This is an image
鄒總編輯與郭院長進行對談。攝影:許甄玲。
This is an image
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分享對於主權、身份認同的看法。攝影:許甄玲。
This is an image
許多來自各系的師生參與講座。攝影:許甄玲。

【傳院院訊記者許甄玲】為了增進大學校園內對於兩岸議題的對話與理性辯論,並探討媒體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政大傳播學院「Media Talks 系列講座」3月18日邀請到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小姐於新聞館一樓展演廳分享台灣主權獨立、身分認同與媒體定位,並與傳播學院院長郭力昕老師進行對談。

 

鄒景雯總編輯首先針對台灣主權提出看法,她認為,台灣擁有的軍隊、納稅制度,以及對衛主權,因此無疑是一個國家,而它現在的名字是中華民國。她提到:「台灣主權是一個動態的既成現狀,它可能前進也可能後退。就我來說,這個現狀就是獨立自主,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按照我們的意志,決定我們的生活方式,至於外界的影響,我們可以接受,也可以抵抗。」

 

接著談到媒體的角色,鄒景雯提出「秉於事實,做好本分」,並以自由時報的報紙頭版來舉例,認為其都是依據呈現事實的角度去撰寫,並無台獨意識的問題。

 

身爲外省第二代的鄒景雯曾因這樣的身份遭到中國媒體起底並攻擊,但她的母親其實擁有平埔族血統,父親才是外省人,她表示:「你可以說我是外省人,只是不足以形容我這個人。我很懷疑外省人的分類是不是考古題?在台灣的大屋頂之下,各種族群的分類、之間的關係有沒有新的思考?」

 

郭力昕院長同樣也是外省人的後代,他卻坦言,其實自己從小就被灌輸對國民黨的批評與不滿,認為外省移民也是歷史背景下的受害者,並帶著白色恐怖等事件的原罪,永遠對本省人感到抱歉。然而,郭院長對所謂族群分類已成「考古題」抱持反對意見,他解釋:「歷史尚未被清算,並不是說要挑起鬥爭,只是掌權的民進黨也沒仔細去梳理這件事,卻拿它當作提款機,許多階級問題、仇恨不應該被放在一個籠統的概念之中。」

 

至於身份認同的議題,郭力昕認為,身份認定不等於血統,而且就某種意義來說以「我是台灣人」作為一種政治立場並不是很進步的看法,作為地球公民,對議題、態度的認定,是不是主張發展主義、是否擁抱資本主義,才是最重要的identity。郭力昕也提到對於大一統的反對,他說:「我反對跟中國在政治上的統一,不只是因為中國是一個極權國家。以文化多元主義的角度來說,任何一個大一統國家會扼殺異質性。」 

 

在鄒總編輯、郭院長來回對談的過程中,台下的師生對於本審、外省的身份認同議題有了更深的體悟與想法。最後,鄒景雯也提醒同學,現狀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這些都是基於過去的犧牲奉獻後,還要進一步交下去、維護的,必須知道過去,才會知道未來要往哪裡去、什麼是最值得珍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