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追憶新聞大師徐佳士 門生故舊難忘幽默

  • 2016-02-01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

【校訊記者曾韋竣報導】追憶去年底辭世的新聞系退休教授徐佳士,傳播學院30日舉辦追思會,超過百位門生故舊和新聞界人士出席,追念他對臺灣新聞教育的奉獻貢獻和精神。包括徐教授家屬和後輩最懷念的都是他的開明和「徐氏幽默」,會場充滿感恩與溫情。

    徐佳士,民國九年出生(原資料為十年,但家屬表示係晚報戶口所致),江西省奉新縣人,中央政治學校(今政大)新聞系第13期畢業,後獲得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史丹佛大學碩士。曾任南京《中央日報》記者、副總編輯、考試院考試委員。44年起在政大新聞所兼課、48年起又到新聞系兼課,56年辭去報社工作,專任新聞系教授,同時兼任新聞系主任;64年擔任文理學院院長,77年召集規劃籌設傳播學院。

   徐佳士擔任新聞系主任期間,特別強調新聞工作者除了新聞專業外,更要成為各領域專業記者,早在民國56年就要求學生修習至少20學分外系課程,被視為推動「跨領域教育」的先河。

推動跨領域培養專業記者

    新聞系副教授張寶芳記得,當時徐教授邀請到史丹福的電機博士到校教授自然科學概論,拓展新聞系同學不同領域的知識。也是因為徐教授的要求,激勵自己修習企管系課程,間接影響未來出國攻讀工業管理。她感謝徐教授的堅持,讓自己成為跨領域學習的受益者,也為自己的傳播知識奠定良好的基礎。

    第31屆新聞系校友、新聞系退休教授彭家發也難忘徐教授的教學,推崇他的課程紮實,每次都指定課前閱讀教材,而且一定要看,否則無法回答問題,課程相當精實,讓同學們獲益良多。

    彭家發說,當時傳播領域學習廣泛、跳躍,遇到有些新興理論,老師可能不見得很清楚,徐也大方承認,但是下一次上課時,就會為同學們充分解釋,展現老師追求新知的能力。

教學之外,徐教授也埋首研究,其中《大眾傳播理論》更是華文世界第一本大眾傳播理論教科書,影響無數臺灣傳播領域英才。至於社會連結方面,他將當時學生實習報《學生新聞》改為以報導社區消息為主的《柵美報導》,延伸實習採訪觸角,成為臺灣第一份登記有案的社區報,還帶動日後社區報的風潮,間接促進社區報成為各地草根聲音的窗口、民主的先鋒。

    徐教授成就卓越,但後輩更懷念他的幽默和親切。追思會上,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分享許多徐教授不為人知的趣聞,展現他生前幽默的一面。

生性浪漫 處處展現徐式幽默

    林元輝記得,2003年SARS流行期間,自己在校園遇到從福利社買完綠豆的徐教授,老師分送一些綠豆給自己,表示綠豆可以解毒。林元輝納悶科學根據何在?徐才解釋,其實重點不在綠豆,而是「出門透透氣」更能增加免疫力。

    還有一次,林元輝在學校側門遇到剛下計程車的徐老師,趕緊上前攙扶過街,一問才發現他是趁夫人睡覺而偷叫計程車出門。林元輝原本擔心老師偷溜出門沒帶錢,只見老師打趣地掏出小白布袋,說是隨時備好「逃亡用的銀子」,原來又是找理由出門透氣。

林元輝說,徐教授晚年雖然因為膝蓋不好、行動不便而遭家人限制行動,但「身體不自由」的他仍然精神奔放,經常找機會突破困境,並在生活中展現他的「徐氏幽默」,可說是生活哲學的典範。

    徐教授獨子徐維良也懷念父親的浪漫,透露年輕時,徐教授是個文藝青年,曾和同鄉一起在街頭演出抗日行動劇,因為扮演反派過於逼真,還差點遭路人攻擊,只可惜後來沒有「舞台」的機會,就轉往「講台」發展了。

    徐維良還記得,父親非常喜歡畫畫,出國必訪美術館,行李箱裝滿畫冊,更曾說過這輩子若不作教師、想當畫家。這次傳播學院蒐集回顧影像時,也意外發現了許多徐教授生前的靜物攝影作品,展現他充滿藝術天分的一面。

    曾擔任彩虹美術社長,滾石音樂國際公司董事長及《廣告雜誌》發行人、財稅系(今財政系)校友段鍾沂因為轉系不成,選擇旁聽徐教授課程,又因為坐在後排常常聽不清楚,下課經常問問題,和老師培養特殊的情感,對老師豐富的學養和西裝筆挺的風範,印象十分深刻。

    段鍾沂畢業後到廣告界發展,仍時常與徐教授互動,邀請老師擔任《廣告雜誌》的榮譽發行人。段鍾沂說,自己至今仍深受當時徐教授傳授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傳播知識的影響,而徐教授溫暖祥和的氣息,更是自己一生的典範。

    新聞系畢業校友、電視主持人李四端表示,自己入學那年,徐老師已經是院長,因此當時只修過他一門課。不過畢業後與老師們吃飯敘舊,對徐教授感受更直接。李四端稱讚徐佳士幽默、風趣及敏銳,「會戲弄你一下。」有次還對他說:「李四端,我有在電視上看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在看你吧!」感佩徐老師持之以貫的風趣跟幽默,「對一個高齡的人來說,很少見了。」

「政大會永遠記得徐老師」

    同樣是徐教授學生、前政大校長鄭瑞城表示,徐佳士教授是為臺灣大眾傳播理論奠定廣泛基礎的創始者,他的思想具有前瞻性,而且為人很親切、沒有架子,「在那個時代是很不容易的」。因為徐老師的帶領,塑造傳播學院的人都較具人味,無論老師和學生、同學和同學之間的心胸都很開放。

   校長周行一也出席追思會,肯定徐教授從政大畢業、又返回政大任教,可說是由政大所培育出來的大師,是政大的榮耀,感念徐教授將精華歲月都奉獻給政大,為政大和臺灣傳播界培育出許多菁英。

   周行一表示,政大身為一流大學,最重要目標要能領導思想、啟發社會和影響世界,推崇徐教授正是這樣的大師,更是所有學生和老師的模範,「政大會永遠記得徐老師」。

   表彰徐佳士教授的貢獻,總統馬英九頒發褒揚令,肯定徐教授「引領臺灣新聞教育思潮,盡瘁廣電媒體傳播志業,雅化風猷,宗將陶鈞;懋績霞緒,芳垂彤史。」國史館也已經決定將徐教授列入《民國名人錄》,永遠流傳紀念他的事蹟和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