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王石番 學海無涯勤是岸

  • 2003-08-01
  • Ruling Digital

【徐孟延撰稿】「那時候的日子真的很無趣,上課教公式、下課改作業,時間都被分割,覺得自己絲毫沒有長進。」王石番回想起在彰化高職、嘉義女中當教員的日子,不禁如此感嘆。

 就跟大多數人一樣,王石番從師大英語系畢業之後,順利的進入公立學校任職,然而五年下來,他漸漸感到日子的一成不變,自己也逐漸疲乏,彷彿失去了一切動力。「當時我真的很想換個環境,但研究所不多,不過我的語言能力不錯,我想,英文跟傳播結合應該會很有意義,而當時政大新聞研究所是全國唯一一個新聞傳播相關的研究所,就成為我的第一目標。」不過,王石番也承認,當時他對於新聞研究所到底在學些什麼,實在是所知不多。

This is an image

在政大 遇見經師與人師

 經過一番努力,王石番終於進入了政大新聞所,他跟著班上其他九位同學一起認真的唸書。他說當時新聞所不只學生少,連系上老師也很少,學生跟老師們的感情都很好,當時除了李瞻、徐佳士、閻沁恆等幾位老師之外,新聞所每年也有一、兩位來自國外的客座教授,例如明尼蘇達大學的EdwinEmery和密蘇里大學的John Merrill以及Charles Clayton也都和學生互動密切,這些來自美、日的老師都學有專長,對台灣的瞭解頗為深入。王石番回憶當時所上的老師們,不禁讚「他們既是經師,也是人師。」不只嚴謹治學,更認真於教學,熱心協助學生就業,並樂意為學生解決學業與生活的問題。

 王石番說,當時在系上客座的幾位外籍教授除了把更多國際學術資訊帶來台灣以外,也拓展了學生的視野,就連他後來出國深造繼續念博士班,也是受到這些老師的鼓勵與協助,為他的人生開了一扇新的窗。

 只不過,他當時真是沒想到研究所的課業會這麼繁重,「我算是非常乖的學生,從來沒有叛逆過,作業也一定會交,可是書念不完,只好關在圖書館裡一直念。」自詡為乖寶寶的王石番,對知識的態度卻不只是安於「盡本分」而已,他對學習新知充滿渴求,因此他不但鑽研系上的傳播理論、新聞史以及國際傳播等科目,也對中外文學、傳記、歷史和社會心理學方面的領域多所涉獵,他回憶起當時政大有一門叫做〈現代文選〉的課程,當時他在課堂上讀了很多課外書籍,他說這種跨領域學習,對開展自己的視野非常有幫助。
 
 碩士班二年級的時候,王石番考上中央社也考取高等考試新聞行政人員,不過他當時還在寫論文,因此放棄了這些就職的機會。民國60年,電視媒體正要興起,整個傳播界蓄勢待發,王石番的九位同學後來都陸續進入業界發展,只有他選擇留在學界,先當政大的講師,四年後,負笈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新聞與大眾傳播學院深造。

去了美國才知世界這麼大

 由於美國傳播事業欣欣向榮,傳播教育也很發達,進修之路,王石番除了美國不做他想。民國六十四年夏天,他順利考取中山獎學金,獲得公費的補助,便揮別了家鄉前往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就讀新聞暨大眾傳播學系。

 由於當時美國大學不承認台灣的碩士學位,因此他必須重新從碩士班開始念起,「當時心理雖然早有準備,但是知道不被承認,心中還是很無奈。」懷抱著這樣一點無奈,外加一些不甘心的心情,王石番在美國奮力用9個月的時間把碩士課程唸完,同時獲准轉入博士班,而他之前所修過的課程多屬博碩合開,因此也能一併轉移過去,兩年後,順利他修完博士課程,參加博士候選人考試。到了第六年,當他的論文已屆完成,沒想到身在哥斯大黎加的二弟竟然罹患癌症,王石番趕緊帶二弟回到台灣,但這一返鄉之行卻耽誤了他博士學位論文申報的時程,直到第七年才畢業。

 王石番在明尼蘇達大學主修的是傳播理論與研究方法,並副修傳播歷史。除此之外,為了學習更多社會科學相關領域的知識,王石番還到社會心理系、教育系甚至政治系等系所修課,他認為諸如社會心理學等其他社會科學,都能夠帶給傳播理論更豐富的思考及挹注,因此,即使課業吃重,他仍不斷跨系修課精進自己,尤其對於明尼蘇達大學重視的實證研究,王石番更是下了一番苦工,他的博士論文也以量化方式研究政治傳播相關主題,而這套知識當然也在未來隨著他的歸國,帶回台灣學界教育給下一代。

 王石番回憶,出國留學真是一段很辛苦的歷程,也是一項艱鉅的挑戰,「因為你的同學都是美國人,他們的語言能力都比你更好,文筆也很流暢,常常他們看一次就夠的文章,我都要看三遍以上。」由於念的是人文傳播科系,語言能力往往成為留學生最大的障礙,老師上課時所提及的流行文化或是當地歷史,留學生常常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

回國教書是義務也是責任

 當年,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王石番細數當年台灣的博士只有七位,其他包括鄭瑞城、陳世敏、汪琪、鄺湘霞、彭芸、楊孝濚等教授。傳播學術界隨著當時時代背景正要起飛,王石番放棄了在美國找尋教職的可能性,回到政大新聞研究所教書,「我覺得自己拿著公費出國,有責任,也有義務要為國內的學術界盡一份心力。」他說。

 由於以前具備中學教書的經驗,也有在政大當講師的資歷,王石番對於回到政大教書感到十分熟悉,而當時政府也十分禮遇這批海外回國的博士,給予他們的職稱是「客座副教授」,以示尊重。

 回到政大,王石番老師一待就待到退休,這段時間作育英才無數,包括後來也成為學者的黃葳威、黃明蕙、陳婷玉等老師,以及中、新生代的主播馬雨沛和林毓芝,都是王石番老師的得意門生。

 民國九十二年夏天,剛好佛光人文社會學院的傳播學研究所需要人手,因此聘請他前往協助教學,「在佛光大學教書又是一個不大一樣的經驗。」他說,雖然佛光大學不若政大擁有許多資源館藏,而且地處偏僻,但也正因如此,學生跟他的感情更為緊密,「因為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用餐,所以我跟學生都常常一起在學校餐廳裡吃飯談天。」聊的內容則是天南地北,不論是知識或是學生生活裡發生的困難、家庭的糾紛,王石番老師都適時給予建議。

在政大念書,是一輩子的幸運

 身為新聞研究所的老學長,王石番老師說,現在的學生,也就是新一輩的學弟妹們,普遍自我意識比較強,雖然比較有想法與主見,但他也不禁要提醒,「當學生最重要的還是唸書的本分。」

 雖然他知道許多學生因為經濟壓力不得不半工半讀,也有學生是因為覺得唸書無趣而把重心移往他處,不過他仍強調,在政大最寶貴的事,就是盡量利用各式各樣的資源,多多讀書獲得知識,充實自己。「政大新聞系的畢業生常常不是去當記者,而是能做別的專業工作,就是因為他在學校能夠把握多方學習的機會,而不是把路走死。」

 一路走來,王石番老師從傳播的後進成為先驅,他說:「在政大,我看到許多這個圈子的前輩這麼努力,現在我也看到很多新生代一起投入,能夠在政大教書,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蠻好的。」他更表示,能夠在政大唸書、教書,真是一輩子幸運的事。


王石番老師(右一)。照片由新聞系提供。

【小檔案】
王石番 教授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博士
政治大學新聞系碩士班(58學年)
民國72年 起聘
民國92年 退休

論著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