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吳禹編導雙棲 畢製親拉20萬贊助

  • 2013-01-22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周以欣報導】2012年廣電系畢業製作《養樂多》,一部半小時的學生短片,得到台灣知名品牌「養樂多」20多萬元的贊助。也是當年畢製的四部片中,唯一獲得「獨家贊助」的作品,一手促成的幕後推手,就是當年就讀廣電系四年級的學生導演,吳禹。

This is an image

拉贊助過程曲折 幸獲老師出手助

 「這個故事,我大三就開始想了。」回憶寫劇本的過程,吳禹還是很興奮。「那時候看到一則新聞,印象超深刻。」一家雜貨店,在聖誕節收到一封信和紅包,信裡寫著,有個小女孩20年前,在這家店偷了養樂多,多年來深懷愧疚;如今長大成人,用2000多塊、加倍奉還。「當下,我被深深感動,想把這故事拍成電影。」

 但是,畢製花費動輒數十萬,錢哪來?

 「我們都沒有正式拉贊助的經驗。」吳禹回憶,在政大聽魏德聖演講時,有學生當場提問「如何談贊助?」,魏反問:「政大不是也有商院嗎?為何不結合校內資源?」一句話,讓他開始動腦拉贊助。不過,萬事起頭難,吳禹既不懂法律、也沒專攻經濟,決定先寫出劇本,一步步實踐。

 直到電影拍完,進入初剪階段,廣電系助理教授王亞維看完驚呼:「那麼多鏡頭和主題,不拉贊助太可惜了。」於是,吳禹和製片夥伴、同系同學的劉安綺,著手準備企劃,由策展組向養樂多公司詢問,卻石沉大海。吳禹說:「學生作品沒有知名度,廠商通常都不理你。」希望差點落空,還好有王亞維幫忙,打電話給廠商,終於跨過門檻。「我們馬上殺到養樂多公司!」吳禹笑說,當下提案時,聽說有高階主管在場與會,非常緊張。

 影片除了有劇情,還加上精緻的動畫、配樂後,經過兩次提案,董事長點頭答應贊助。「太棒了!」吳禹當下心情超激動,因為劇組只有他和安綺兩人,負擔很大,「這下子比較安心了。」後來,他們花了十餘萬,順地補拍、後製完成,也成功在畢展擄獲觀眾的心。

劇情片+劇本課  幫畢製充飽電

 「我拍片的啟蒙老師,是易智言導演。」其實,吳禹拍片的功力,並非一夕速成。他說,大三前上了很多理論課,都沒有易智言的劇情片課中,屬於業界的觀點。課程共一學年,上學期播放許多古典好萊塢影片,用觀影培養概念;下學期講劇本、分析拍片現場,也讓學生實際拍攝。「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半小時的片、接觸業界的演員。」這堂課,奠定了吳禹畢製的基礎。

 有了技巧磨練,創造一個好故事,更是電影的靈魂。吳禹談到劇本創作時,對廣電系助理教授傅秀玲深懷感激。「老師上課是用討論的方式,認真傾聽我們的想法。」他印象最深的是,傅秀玲曾告訴他們:「沒有衝突,就不是一個故事。」甚至在臉書上po文:「如果誰能找到一個好看的故事,卻沒有戲劇性衝突,我就請你們吃飯!」另外,傅秀玲上課不只講電影,也希望學生做藝術進修,如看舞蹈、音樂會,多看多分享,藉由這些元素激盪,讓眼界更開闊。

拿獎增信心  課餘時間狂拍片

 「喜歡,自然就會自己去做。」上二上,吳禹加入傳院實習單位-影音實驗室,剛好那時有個交通安全宣導比賽,他二話不說,借了機器就參賽,最後拿下首獎。「從此就覺得被肯定,比較有信心。」從此,吳禹開始不斷借器材拍各種影片,不論是練習、比賽,都抓緊機會,連影音實驗室內部的MV、影展也很用心。他說,影音實驗室最重要的是「人」,他在裡面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未來可合作的朋友。

 大三暑假,吳禹到「寶米恰恰」劇組實習,前期在製片組、後期在導演組。「現場的工作態度和嚴謹,讓我體會什麼叫『繃緊神經』。」一連串的經歷,吳禹說,未來想朝劇情片發展,「因為我不適合紀錄片。」他認為,比起真實事件,他更能掌握劇情片的故事架構。

 結束四年廣電系課程,吳禹選擇延畢一年,因為他記得助理教授傅秀玲的鼓勵,正修習「西方人文經典」、旁聽「莎士比亞」、讀哲學的書,希望透過多元的思考,將吸收到的元素,移植到自己的片中。未來打算朝電影相關研究所邁進,有朝一日,實現編劇或導演的夢。
 


吳禹不斷拍片累積經驗,朝導演之路邁進。圖為   「養樂多」的主角小杰(圖中)
和樂樂(圖左)。照片由本人提供。


大三修劇情片時,吳禹(左二)擔任副導的作品「怪罪」,獲得高雄電影節的
優選。照片由本人提供。


政大廣電第21屆畢業作品【養樂多】預告片

 

【小檔案】
吳禹
廣電系五年級(97年入學)

2009年大二上 加入影音實驗室
2011年大三暑假  「寶米恰恰」劇組實習
2012年大四    畢製獲「養樂多」獨家贊助

 

《養樂多 -  Away from Growth》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Awayfrom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