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傳播結合社會學 蔡蕙如朝學者邁進 

  • 2013-02-26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蔡旻純報導】目前就讀政大新聞所博士班的蔡蕙如,曾在社區大學開設媒體識讀與公民新聞課程,因此發現自己對於傳遞知識與現實批判有極大的熱情,決定攻讀博士,並錄取100學年教育部公費留考傳播學門獲獎赴英。不拘泥於學術象牙塔,熱情關注社會議題讓蔡蕙如的傳播之路走得越來越踏實。

從校刊記者踏入傳播領域考取新聞所

 就讀東華大學中文系(2010年與花蓮師範大學合併後為華文系)的蔡蕙如,在大學時擔任校刊記者,一路接下總編之職,對新聞產製過程產生興趣。當時社團指導老師採取自由放任,而讓校刊成員們有不少發揮的空間。例如大三時,由於東華大學與花師被教育部要求併校的爭議,也曾多次成為校刊頭版話題。。

 因為社團經驗,讓蔡蕙如喜歡媒體,加上知道自己不想當中文老師,進而開始考慮念傳播研究所,抱著「如果考上就去唸」的心態,開始準備考試並考取台大新聞所。

This is an image

傳播啟蒙 進而關心社會學

 雖是以隨緣的心態決定報考研究所,蔡蕙如卻在準備考試期間,更加對傳播領域著迷。蔡蕙如說:「開始理解某些事情,是在讀到某些概念以後,例如法蘭克福學派提出的批判理論的概念,或文化研究關注日常生活的實踐與批判。」蔡蕙如從這裡作為起點,看到過去不曾看到的社會學與傳播學的風景,甚至發覺自己對社會學的興趣,或許更大於新聞。

 且戰且走地考上台大新聞所之後,由於知識的啟蒙,蔡蕙如關心起媒體改革,在學期間也參與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的志工活動,進一步了解公民傳播權與媒體識讀概念如何實際操作在日常生活的運動中。

擔任社會大學講師從中學習

 「社會運動很美好、很理想是個迷思,實際上必須面對很多討厭、難過跟憤怒的事情。」蔡蕙如卻也因此在每次行動與工作中成長。她曾在板橋社區大學開設媒體識讀與公民新聞課程,因為社區大學的學員背景多元,加上自己經驗不足,面對各個年紀、經驗都比自己豐富得多的大哥大姊、阿公阿嬤們,上課討論議題總是很難聚焦,蔡蕙如說:「教了三年多,過程中曾經覺得很挫折。」在自我反省後,驚覺自己雖「自詡批判」,但事實上只是一心想讓課程順利進行(期待參與課程的人在上完課後變成批判的公民),成為不折不扣的「效果論」教學者。蔡蕙如認為,起初自己急著把同學的意見斷章取義成自己想要的「批判經驗」,而未能聽到學員發表意見背後的需求與實際的生活經歷。

 舉「土城彈藥庫拆遷案」的課程討論為例,蔡蕙如表示,當時有學員說話非常激動,造成其他同學的困擾,她在下課後與該名學員溝通「如何理性溝通」這件事顯然很荒謬,因為學員之後卻再也不願發表意見,一度讓蔡蕙如受挫。直到有一學期參與永和社區大學的「123社區師資培訓課程」課程,蔡蕙如才瞭解當時那位學員積極發言,其實是因為他的故事需要被聽到,而自己缺乏聆聽的能力卻不自知。從此,蔡蕙如將「社大講師」的包袱丟掉,當成是學習他人生命經驗的機會,開始從教學過程獲得樂趣。

 當了三、四年的社大講師,蔡蕙如逐漸感受到傳遞知識與分享的樂趣,進而發覺自己對教學、傳播知識仍充滿熱情,萌生報考博士班的念頭。

對知識滿懷熱情獲公費留學獎學金

 就讀政大新聞所博士班之後,蔡蕙如也有許多成長與挑戰。一路上走在批判理論與傳播政治經濟學的思維上,蔡蕙如進入博士班時,就打定主意要跟著馮建三老師做研究,每次看見老師對於知識的實踐充滿活力的態度,讓她嚮往不已。蔡蕙如說,馮建三老師最常叮嚀我們的一句話就是:「每天要讀八小時的書才可以啊!」在修習鍾蔚文老師開設的方法論時,蔡蕙如每週都舉步維艱,彷彿來到一個全新的讀書境界,瞭解到讀書有層次,也看到了過去不曾見到的東西。

 以徐美苓老師的〈傳播理論研究〉為例,蔡蕙如原先對於效果論興致缺缺,甚至有點輕視該理論。但上過課之後,她說:「效果論可能不是我過去想像的那樣,即使我過去不贊成他們的立場。」蔡蕙如形容自己「跟效果論和解了」,甚至期末作業為效果論寫了篇論文,檢視過去自己太快對不喜歡的理論或事物下標籤的習慣。

 從研究所奠定下對讀書的熱忱和興趣,蔡蕙如決定再深造,也獲得公費留考傳播學門的資格,繼續攻讀博士。對蔡蕙如而言,持續面對、研究媒體文化與社會的議題成為她的夢想,正一步步實行。


蔡蕙如於板橋社大講課照片。照片由本人提供。

 

【小檔案】
蔡蕙如
東華大學華文系
台大新聞所碩士班
政大新聞所博士班

2011年 獲100學年度教育部傳播領域公費留學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