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黃年:人不癡狂枉黃年

  • 2012-05-15
  • Ruling Digital

【傳播學院李秀姬報導】
This is an image

    黃年被新聞同行形容為「鬥魚」、「狂熱分子」,如同這些稱呼,他在任何崗位上,都充滿了鬥志與狂熱。

    聯合報副社長黃年,是本系三十屆系友,提到三十五屆,就不能不提黃年。

    被一些新聞人士形容為「鬥魚」、「狂熱分子」、「口袋裡的錐子」的黃年,如果只看外表,實在不容易和這些形容詞聯想在一起。

    當了八年兵的黃年,退伍後,以四百三十三分的原始優異成績,分發到第一志願的政大新聞系。

    民國六十年,政大舉行期中考時,正在四維堂樓上考社會學的黃年,突然站起來以嘹亮的聲音說:「各位同學,我們剛得知台灣已經退出聯合國,請大家起立為我們國家默哀一分鐘。」全場的人真的照著他的指示行事。自稱是「反政客主義的愛國者」的黃年,隨即以悲憤的情緒發表言論,並高唱國歌,大喊:「中華民國萬歲!」

    辯論高手

    在三十五屆以前,新聞系一向只在運動場上和東語系爭取總錦標。直到本屆,黃年、周玉蔻、姚鷺、熊昌生、綦蔚等五人,過五關斬六將的破了新聞系的傳統,首次奪得辯論賽冠軍。不僅是他們五人,所有的新聞人在那一段時間裡,都對新聞系有種強烈的歸屬感。

    黃年對新聞的狂熱,早在大學時代就露出端倪。與他同班的周玉蔻表示,大一時,黃年就帶領他們日夜不休的做班刊,使他們這批剛自高中「解放」的小女生不敢開溜。晚上也跟著在新聞館二樓打瞌睡。

    新聞系、政大政研所畢業後,黃年先生在「綜合月刊」擔任編輯、總編輯,後又擔任兩大報專欄主任、聯合晚報總編輯、聯合報編輯及副社長。

    民國七十五年,黃年由聯合報資助到英國牛津大學研究。就在報禁解除之前,黃年遙捎書信回聯合報,繪出「聯合晚報」的藍圖。

    不久,他就放棄了即將到手的學位,回國籌辦聯合晚報,並帶回了外國報紙的編輯方法─橫排、大摽題、照片突顯、新聞簡短等類似美國報紙「今日美國」的作法。為了改革版面,聯合報高層人士還開過多次會議,後來講黃年親自作版試驗後,聯晚才糐有今天的活潑面貌。

    不喜歡交際、脾氣很拗,甚至帶點霸氣的黃年,對新聞的專業,卻是大家所肯定的。現任聯晚證券組組長姚鷺說:「他沒有當過跑第一線的記者,卻是我見過新聞感最強的人。」

    被郭岱君形容「很狂」的黃年,更是新聞界出了名的悍將。中時晚報總輯胡鴻仁認為,黃年「很誠實,做自已相信的事。」而新新聞的總編輯王健壯則始終將黃年視為「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對自己言論負責

    放眼現今報界,四十多歲跟黃年同一輩的人,可以獨當一面的也許不少,但是,論及對單一報紙、甚至對報團的影響力,卻無人能出其右。

    「他相當能對自己的言論負責,檢束而自省,」現任聯晚社長張作錦指出,黃年的影響力,正是建立在這樣基礎上。

    黃年認為,一個好記者必須「思考很有彈性、動機很強,分析能力也很重要。」在複雜的新聞環境中,自己「心裡要有底線」。

【小檔案】
黃年
政治大學新聞系大學部第35屆

執筆:李秀姬(新聞系第五十期)
鍵入:陳綱佩(新聞系第五十八期)

本文轉載自(1990)黃年:人不癡狂枉黃年 。《薪傳》第7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