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薛心鎔:一輩子的守門人

  • 1990-12-01
  • Ruling Digital

【傳院記者李秀姬報導】
This is an image
 民國三十八年端午,八千噸的「延平輪」開出青島港口,船上滿載部隊與物資,以及青島國民黨的《民言報》的二十六歲總編輯-薛心鎔。從三十二年踏入新聞界起,薛心鎔始終堅守新聞工作岡位,四十七年如一日。

 畢業於新聞專修科第一期的薛心鎔,和王洪鈞、吳俊才、唐賢龍是同期同學。憶起大學時代,他首先提及令人難忘的「入伍訓練」,如同新兵入伍受訓一般,新鮮人不分男女,一律得接受三個月的軍事教育後,才真正展開大學生活。當時的校址在重慶小溫泉,往地下挖個洞就是現成的浴缸。經過戰爭克難生活的淬煉,年逾半百的薛心鎔,仍然紅光滿面,精神奕奕。

 最年輕的總編輯

 畢業後,薛心鎔先後在中央通訊社擔任編輯,及廣西中央日報擔任編輯主任,抗戰勝利後,又以廿二歲之齡擔任青島「民言報」總編輯兼副刊編輯兼主筆,成為中華民國最年輕的總編輯。
人年輕作風也新,薛心鎔在當即建立一個罕見的制度-月休四日制-四天假一起放,著實令現在的新聞人員羨慕,只是可累苦了代班的薛總編輯;好在尚無家累,他毫不在乎,反倒津津樂道於自己的「年輕氣盛」。

遷台之後,由於馬星野老師的引薦,薛心鎔進入《中央日報》。民國三十九年,十位《中央日報》的伙伴,共同催生了《大華晚報》,幾個新聞從業員就憑著一股熱勁「白手辦報」。

在《大華」的日子,是薛心鎔既苦痛又甜蜜的時光。創辦時篳路藍縷,使得雄心萬丈的他們差點就賣掉《大華》,適逢韓戰爆發,在讀者求知慾激增的情況下,《大華》才能繼續存活下來,並且買廠、買印刷器材,走出自己的一片的天地。

 最難捱的歲月

 但八年的總編輯苦勞,仍然敵不過現實的辦報觀念迥異,薛心鎔再度回到《中央日報》。先後歷經撰述委員、副總編輯兼資料組主任、採訪主任、總編輯、主筆、代總編輯、副社長兼國外版主任,當中九年十個月的總編輯生涯,是中央日報有史以來在位最久的總編輯,亦經歷了《中央日報》遷台後最難捱的歲月:退出聯合國、日本承認中共、蔣中正總統去世、中美斷交。
在總編輯任內,蔣公去世是薛心鎔一生永難忘懷的悲慟,當時連續一個月,看到滿佈編輯台上的弔祭照片,報社同仁幾乎是邊哭邊辦報的。

 七十六年退休後,薛心鎔除了持續第九年在政大的授課外,尚擔任俞國華先生的新聞顧問,及中國國際商業銀行顧問,他每天看盡各大小報紙,不時為報章雜誌寫評論,尤其精研大陸情勢。
在多年的新聞生涯中接觸過不少後進,薛心鎔認為政大系友的程度最好,但有個共同的缺點就是:不懂編輯、只想做採訪工作。「採訪其實就是編輯工作的第一步啊!」了解編輯,將會使採訪工作事半功倍。

 執教近十年,薛心鎔一再強調「編輯」的重要性,乃在判斷新聞的價值及如何取捨,他殷殷囑咐新聞人,特別要注重兩件事:了解國家處境,尤其是近百年來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變遷、世界列強 對中國的態度與政策,明辨誰是利益之交,誰是真正的朋友。了解是那些人在利用新聞媒體,包括國內、國際,如政客、商賈等, 千萬不要被人利用。

 燃起人心正義火

 置身於詭譎多變的局勢裡,薛心鎔以「正義」二字期許新聞人,無論在何時何地、擔任何種職位,要切實篤行系歌中的「燃起人心正義火」。

 執筆:李秀姬(新聞系第五十期)
 鍵入:廖佳淑(新聞系第五十七期)

 本文轉載自(1990)薛心鎔:一輩子的守門人。《薪傳》第5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