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獨行在邊境 廖芸婕旅行摸索自我本質

  • 2013-09-21
  • Ruling Digital

【校訊實習記者章凱閎報導】

 「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若是往背後去挖,可能挖到更深層的東西。」新聞系校友廖芸婕,利用一年時間,獨行歐亞超過十個國家,摸索自我本質,最近完成著作《獨行在邊境》。

 2009年畢業後,進入《蘋果日報》擔任記者,主跑財經路線讓她接觸到政商名流。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周遭話題漸漸圍繞買房、車貸、婚姻、小孩…,廖芸婕發現自己形同快速製稿機器,離自己所在意的夢想越來越遠。

 一直把「旅行」視為25歲的承諾,廖芸婕知道再晚一點,會放不下工作、家人、感情,於是毅然辭了工作,決定帶著25萬元存款,壯遊歐亞一年,揹著背包離開熟悉的海島。

 「這是放空,不帶任務的旅行。」經過兩個多月準備,廖芸婕決定前往資訊較不發達,網路旅遊書也較少介紹的國家,試著深入當地,探索各國最原始的樣貌。「我一直都很在意土地、人文的議題。」他前進東南亞各國、西藏、尼泊爾、印度、東歐巴爾幹半島、蒙古、新疆,揹著近三十公斤行李,用心見識這個世界。

 「旅行不同於旅遊,我在意當地人的生活、家庭、文化。」在《獨行在邊境》一書中,廖芸婕細細紀錄著與當地人的互動、故事,領讀者體會異境的衝突與矛盾。「我不是寫一本教人旅遊的書。」藉由《獨行在邊境》,他將內心的反思、反動化成文字,探討異國的社會議題、人文省思及反觀臺灣的視角。

 「寮國警察很黑,報案要錢,辦案要錢,結案也要錢。」廖芸婕在《獨行在邊境》中,帶領讀者感受異地實況。「當我拿起藥膏、試著捲起裙襬擦腳上的傷口,就會感覺一雙雙眼睛看過來。」犯罪猖獗、交通事物層出不窮,時不時的毛手毛腳,都需要拿出真正的堅強、勇氣,克服心理上的障礙。

 「一個國家窮了這麼久,人民發現有大量收入(觀光財)的窗口,就無所不用其極留住錢。」談到較落後國家的詐騙、乞討行為,廖芸婕發現,當地人沒錢供孩子念書,看準外國人對小孩子的憐憫心,導致兒童從小就必須為上街討錢的惡性循環。

 「英文菜單(供觀光客)和泰文菜單(供本地人)價格都不一樣,」明顯哄抬價格導致外地人和本地人間的殺價往來層出不窮,不過,「其實很多事情是可以被打破的。」廖芸婕表示,了解當地實況後,「殺價」有時還成為與當地人互動的樂趣。在不同的文化底蘊下,更了解大環境,再看這些小偷小騙,就不會僅歸咎「個人」問題,也更能以寬容的心態面對。

 比較臺灣近年觀光夜市剝削觀光客的行為,廖芸婕表示,「這是非常羞恥(shameful)的行為」,她觀察,外國人喜歡臺灣就是因為臺灣還沒過度觀光化,「觀光真的對臺灣全盤好嗎?」、「觀光財能讓市井小民安居樂業嗎?」觀看許多國家詐取觀光財行為及原因,書中故事也給予臺灣讀者反思角度。

 「當地人說,我只是你眾多外國朋友中的其中一個,但你卻是我認識唯一的一個。」獨行在不同國家,廖芸婕體會到「當地人」及「外地人」間異文化相互影響的奧妙,「當我好奇這國家異文化的神祕色彩,當地人看待外國異文化也是充滿好奇心。」只是多數落後國家的居民,卻大多因為錢而永遠離不開「當地」。

 她說,《獨行在邊境》其實是為自己寫的,要讓自己在歲月流逝後,得以回味自己25歲的姿態,殺價的姿態、堅強的姿態。「不要模仿我,不要學習我,找到自己的方式,才會知道最在乎的是什麼。」廖芸婕認為,旅行是件私密的事,認清自己追求的目標,挖掘內心的悸動,得到的成長不是可以隨意言喻的。

 回想最後一趟飛機回臺灣,「真的是熱淚盈眶。我想回家,但卻希望飛機飛慢一點。」她說,人很渺小,經歷旅行後,才發現人與人間的紛爭,僅是枝微末節的小事。朝向未來看,思索世界上重要的事、自己內心最渴望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她也感嘆,在臺灣,旅行的代價可能就是辭職,那樣的焦慮,會導致人失去作夢的勇氣。

 「每個國家的主流文化,都有發現不到的東西,這些可能才是真正重要的。」走遍各地,現在的廖芸婕期待成為國際記者,挖掘國內外真正重要的事,為自己的信念奮鬥。

 「很多事情你越不敢看,越要睜大眼睛看,才能看見背後的真相和溫度。」秉持新聞人的批判能力及觀察能力,廖芸婕以《獨行在邊境》讓讀者看見旅行帶給她的成長,見證如今她已脫胎換骨。

本文轉載自2013.09.21 獨行在邊境 廖芸婕旅行摸索自我本質,政大校園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