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新聞系友誤闖電影業 黃文鴻榮獲金馬最佳劇情片

  • 2014-01-08
  • Ruling Digital

【傳播學院賴彥志報導】

   18年前畢業於政大新聞系就赴往新加坡從事電台廣播工作,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返回台灣,站在歷屆金馬獎影帝影后前發表得獎感言。來自馬來西亞的第55屆新聞系友黃文鴻,沒有踏上傳統新聞業,反而成為廣播DJ,更擔任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的製作人之一。

   談吐直率、語速飛快的他,雖然縱橫新加坡廣播界多年,但自認是電影界的菜鳥,對於當上名聲響亮國際的《爸媽》電影製片,更感慨一切「純屬巧合」。

   黃文鴻回想當年導演陳哲藝尚無名氣,籌措拍片資金時遇上種種困難。因兩人多年的友誼,黃文鴻便答應幫忙,想方設法動用人脈找來更多投資者。他說:「許多私人資金都是從朋友還有聽眾那裡『 挖 』出來的。 」
This is an image

   光籌拍過程就耗時三年,使得原定的兩位製作人一人另謀高就,另一位則移居國外準備生產。原來只是出自於對朋友的義氣而幫忙的黃文鴻,「順理成章」當上聯合製作人。除了幫忙籌集資金,熟悉新加坡新聞媒體運作的他也負責電影的宣傳與行銷。

   為了更了解電影市場行銷,黃文鴻在《爸媽》拍攝期間還參與了另一部賀歲電影的拍攝,希望能夠從中獲取對於電影工業的一些知識。隨著《爸媽》在坎城影展首次得獎後,這位「聯合製作人」負責的事項也逐漸增加。「得獎之後越搞越大,我還得負責國外媒體訪問事宜及各式各樣的邀約。」

   雖然得獎無數,《爸媽》在經費上依然吃緊,連屢次出征影展的機票都成了問題。黃文鴻表示:「曾經有一度真的找不到錢買演員機票,得自掏腰包,當時慌得不敢亂花錢,還把一些產業趕緊脫手。」出席影展時更因工作團隊人手不足,黃文鴻好幾次需要身兼多職,不僅負責中文媒體採訪兼拍照,更要充當演員保姆,幫忙提包包和安排行程 。

   對於當初毫無經驗就投入電影製作,黃文鴻慶幸自己能夠「意外地」深入接觸電影工業,讓他大開眼界。「我獲得的絕對比我付出的多很多。」

   新聞系扎根  多面向學習不設限

   對於黃文鴻全方位的傳播工作,可追溯自他大學時期。大三開始,他即在當時的台北電台和結語電台實習,也在聯合報民調中心兼職,同時還擔任蘇蘅老師關於有線電視的研究助理。同學都說他很貪心,但黃文鴻認為:「我只是覺得好玩,雖然累卻也因此讓我感受到不同媒體的一些共通性。」

   黃文鴻回顧在學時,受到不同老師的啟發,他提到有兩位老師至今仍令他印象深刻:陳月卿和林元輝。他表示,林元輝有一次在課堂上播放了一部運動記錄片,記錄所有競賽中非冠軍的畫面,紀錄片中有第二名的、有最後一名的;有舉重舉不起來的、起步就絆倒的。「我記得老師說,當所有人集中採訪第一名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故事?」這一堂課,讓黃文鴻至今不管在從事任何媒體工作,都不忘找出「不一樣」的切點。

   黃文鴻說,他一直感謝政大新聞給他的訓練,從理論到實務都替他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笑稱:「我不是狗腿!」

   做好本分 把握機會

   黃文鴻的工作與人生理念是「做好本分」與「活在當下」。雖説他同時從事不同的媒體工作,他堅信,只要心無旁騖把手上工作做好,其餘的事情則能夠順水推舟。

   在18年的廣播生涯中,黃文鴻練成了一身豐富的媒體經驗。除了主持電台節目,也主持電視節目、演出舞台劇、製作自己的脫口秀、參與電視劇和電影演出。他指出:「也許你不相信,我完全沒有野心去爭取任何演出機會,也沒有任何企圖心。我只把我的廣播工作做好,然後這些人就來找我了。」

   黃文鴻鼓勵年輕人必須了解自己的能力範圍,不要貪心,不要高估自己,「什麼都想做,結果什麼都做不好。」他認為只要專心做好手上的工作,做到它散發光芒,機會就會自動來敲門。

   黃文鴻最後補上一句:「真誠待人、享受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