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研究特寫/王淑美:「日常生活」就是知識的寶庫!

  • 2012-10-17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劉倚帆報導】一日尋常上午,王淑美老師在她開設的「傳播與科技專題─—網路文化研究」課堂上,帶領同學反思日常生活中的網路使用經驗。她認為,「從切身的日常生活經驗出發,也許更能激發同學的學習動機,從而發展成自身的興趣。」
「興趣」之所以重要,日常生活之所以有趣,正來自於王老師的切身體會。

人的生活實踐,最迷人!
 
2008年,王淑美完成學位,返國任教。在已發表的研究著作中,涉獵的主題涵蓋全球暖化議題、棒球文化、飲食文化、偶像劇,以及網路科技等題材,主題範圍廣袤,「其實有一個核心主旨貫串其中,就是『日常生活的實踐』。」她說。
 
王淑美指出,「日常生活」對大多數人而言再尋常不過,卻是個歷史長遠且意涵豐富的研究概念。「日常生活就是我們身處其中的生活世界,也是我們展現主體性之處,」「『人』的生活實踐,永遠是最迷人的。」
 
王淑美老師說,負笈英國求學期間,德國、法國、英國、土耳其同學們上課時爭相發表自己對馬克斯、韋伯、傅科、布迪厄等大理論家的看法,頓時覺得自己所學很不足,也對於能否完成學位產生懷疑。
 
論文評語與大師相比
 
但王淑美的指導教授之一Andrew Sayer告訴她:「讀者要看的不是妳對名家的註腳,而是妳獨特的發現。」另一位指導教授Elizabeth Shove也提醒:「再怎麼艱深的理論,也都是由最具體的社會現象中淬煉出來的。日常生活就是最大的寶庫。」
 
這使得王淑美的博士論文方向,從原本計畫的大中華經濟圈與認同的關係,轉向台灣人的認同如何從日常生活實踐中彰顯出來。往後的研究思考也專注在日常生活領域。她說,「我非常關注一個現象何以在日常生活中發生,以及其中蘊涵著什麼樣的啓示。」
 
之前英國Lancaster University的社會系博士班平均畢業時間需花上六年,原本懷疑自己的她,只花了三年三個月就寫完了論文,而且口試結果是一字未修、直接通過。口試委員John Urry在評語中說這本論文的風格讓他想起Simmel。王淑美原本不知道這句話有什麼威力,指導教授Andrew Sayer後來看到這句評語,卻激動地說:「你知道能跟Simmel相比是多大的讚美!」
 
先後服務兩大報系
 
王淑美認為,關注日常生活的研究方向,需要細微的觀察力。擔任記者期間培養出的寫作力、觀察力與工作紀律,都為他的學術工作奠下很好的基礎。
 
時間拉回王淑美的大學時代。當時就讀台大經濟系的她,自認並不擅長系上強調的數字運算。而且將人類社會都以簡化的數學模型來處理,對她實在欠缺吸引力。因此,大學畢業後,她選擇就讀師大大傳所,並在拿到碩士學位後,先後服務於聯合、中時兩大報系擔任財經記者。
 
記者工作的歷練,讓王淑美更進一步發現對「知識」的偏好。她說,記者其實有很多類型,她自認比較擅長蒐集資料,並從資料中發現問題,再去找更多資料來解答問題。「每當我在圖書館裡找資料,發現自己不知道的知識,就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王淑美彷彿又在圖書館裡找到令她雀躍的新知識,說得眉飛色舞。
 
她難忘這般知識享受,也鍾情於如此享受知識。在記者的工作中,她也發現更多值得再深入探討的社會現象,渴望再接受進一步的學術訓練以繼續研究。因此,在記者工作五年後,決定繼續深造,展開探索知識的人生旅程──留學英國。
 
關心生活的「韻律」
 
曾任職記者工作五年,今(2012)年也是王淑美的第五年教職生涯。她說,記者與學者都是非常迷人的職業,兩者之間的差異,在於新聞實務界較有機會結交不同領域的人,報導的影響力也比較立即而廣泛,是記者這一行的迷人之處。相對來說,學術比較孤獨,論文需要更長久的時間來完成,「但我喜歡問問題,也希望能夠深入瞭解各種社會現象,所以學術工作更讓我樂在其中。」她說。
 
最近兩年,王淑美特別關心日常生活中的科技使用,並由此發展出近期的國科會研究計畫:《網路作為時光機:傳播科技與日常生活中的時間實踐》,《媒體科技與現代性:回顧台灣 1930 年代消費社會的成型》,《媒體科技與生活韻律:1930與2010年代的台灣社會》。
 
王淑美說,就讀台大時住在老舊的女八宿舍裡,「那時我常在想,住在這歷史建築裡的前人,他們那時候都在做什麼呢?」「一定跟我們很不一樣吧。」 於是,就憑藉著這分好奇,她試圖在研究中揭露「時間」的神祕面紗,期望瞭解生活韻律在不同時代的意義,也企圖在前人平凡的生活中,發現不平凡之處。
 
她認為,「忙碌」已經成為現代生活的代名詞,換言之,現代的「生活韻律」與傳統社會非常不同,而她就是想要捕捉這個「生活韻律」的樣貌與變化。
 
新媒介的文化衝突
 
一頭栽進1930年代台灣的史料,王淑美指出,日治政府在引進新媒介的過程中,最早能近用蓄音機、廣播等新科技的場合,是料理亭、跳舞場、咖啡廳等娛樂場所,而在該時代下有機會接觸這些科技的女性,是在娛樂場所中服務的跳舞女和女給。
 
王淑美說,有趣的是,這些被稱為「黑貓」的女性處於複雜的情境:既是第一代的獨立女性,帶領著時尚流行;其工作卻擺脫不了性服務的色彩,社會地位低下,經常出現在負面的社會新聞版面。而,象徵著「進步」、「現代」的新媒介科技,卻是最早普及於社會地位低下的群體中。
 
繼續在日常生活中挖寶
 
她指出,新傳播科技原本殖民政府視為同化教育、近代化的宣傳工具,但其社會意義也因著當時人們的實際使用而被改變了。王老師說,廣播就是很好的例子,人的實際使用使廣播產生了「進步」之外的其他社會意義,這正是日常生活研究最令人著迷之處。
 
在資訊充裕且快速流傳的網路時代中,樂在學術的王淑美老師日復一日地觀察、思索。曾擔任記者而養成的敏銳度,讓她輕而易舉的在看似尋常不過的日常生活中,能夠一掘知識的寶藏。

  
【小檔案】
王淑美
英國蘭開斯特大學社會學博士
日常生活與實踐;消費、身分認同與族群;大眾媒介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