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蹲點計畫系列報導二」拋開計畫吧 可以歸鄉也去尋夢

  • 2016-03-01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記者蘇俞璇報導】十五天,待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行事曆和拍攝大綱都毫無用武之地,過著沒有預期的生活,反而遇見更多這塊土地的美好。政大新聞系三年級學生董容慈和陳君宜,一個來自台北、一個來自高雄,在新聞系相遇,在台南頂洲一起蹲點台灣。
 摔車、下雨、停電、淹水,幾乎平常不會遇到的事情在半個月內一次發生了!在充滿純樸與熱情的頂洲,董容慈和陳君宜拍出了什麼樣的故事呢?
 
雨過總會迎來天晴
 頂洲,位於台南市學甲區,這裡有三大特色,一是西瓜、二是魚塭、三是賽鴿。蹲點台灣也是第一次拜訪這裡!身為先驅者,董容慈和陳君宜當然是有備而來,擬好拍攝大綱、也大概想像了要拍攝的畫面,拿好器材、提著行李,一路向南!
 然而,踏上頂洲的土地,一問之下,才發現現在(暑假)是什麼都沒有的季節。因為剛好遇到夏天,是休息的季節,那要拍什麼?當時的她們毫無頭緒。
 後來與接待她們的牧師聊天時,談到關於人口外流的問題,牧師隨口提到一位從外地返鄉、回來頂洲種西瓜的青年。聊啊聊的,教會的門推開了,那個人一手抱著西瓜,紅通通的臉頰泛著笑容,是的,正是那位返鄉青年──建禾!如此的巧合,那個下午,董容慈和陳君宜也就跟著建禾去看看西瓜田,「歸鄉|尋夢」也就這麼慢慢展開了……
 而事情從來都不會這麼順利的發展,陳君宜分享其中一次的拍攝,因為前幾天下雨,到處都是泥濘,返程時她們騎車騎著就到了爛泥巴裡,一個不小心就滑倒了!膝蓋破了一個洞是小事,大事是相機鏡頭就這樣直直撞到地上,鏡片碎落一地。雨過天晴了,但淚水還沒停下。
 到了鎮上的相機店,董容慈仍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老闆還丟出一盒面紙。所幸,只有外面的保護鏡碎掉。那天下午原本要拍魚塭,無精打采的兩人還是出發了,「原本有西瓜,後來去到魚塭,發現共同點,才終於定下我們的主題」,也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吧,陳君宜說。
 
青年一定要返鄉?紀錄片一定要有議題?
 在新聞系修課了兩年,自然而然培養出對議題的觀察和敏感度,但「蹲」在頂洲的日子讓董容慈重新思考,「紀錄」的意義,放下原本的自己,看見地方的真實。
 牧師對人口外流的想法,是讓她們震撼的第一個點。「我覺得這是每個人的選擇,返鄉有意義,留在外地打拚,也可以回饋家鄉。」是啊,為什麼偏鄉青年就一定要返鄉呢?為什麼他們就一定要被侷限在自己的土地?從牧師的話裡,董容慈發現自己也被框架限制了。那麼,頂洲的孩子是怎麼想的呢?「我想要去探索更多地方。」這是其中一個孩子的回答。慢慢地與頂洲相處的過程,董容慈放下過去跑影音新聞的思考模式,「我覺得紀錄片應該要呈現這個土地最原本的樣子。」不套上議題或中心思想,她想「紀錄」她看到的頂洲,說一些這裡的故事。
 其中,讓董容慈印象深刻的是,爬到高度有一根電線桿高的「收魚車」上拍攝的經驗。那天也是因緣際會下,從台南頂洲被載到了嘉義的魚塭,原本只是在下面拍攝,在收魚車上工作的人就叫董容慈到上面拍。沒有任何階梯,先是踩著橘色的大桶子,再一步步踩著車體的一些凹槽上去。在上面,收魚的情況真的拍的一目瞭然!董容慈說,因為自己平常只逛過魚市場,第一次親眼看到收魚的整個步驟,真的是很難得的經驗!
 
學會認真生活 發現周遭的美麗
 作品獲得2015年中華電信基金會蹲點台灣─「青年公益」獎,董容慈說,得獎已經不再那麼重要,這十五天帶給她的除了滿滿的回憶,還有無可取代的經驗。原本就對議題有興趣的她,回來後更主動去了解一些專題,也修習相關課程,想重拾「紀錄」的雙眼與雙手。「拍紀錄片是,到一個地方,放下成見,看這個地方會演什麼東西。」相較於純淨新聞的快速短暫,董容慈覺得,做專題時,在與土地、人慢慢互動的過程,彼此建立信任,漸漸地可以看見事情的全面,也才能說出最真實的故事。
 陳君宜則說,蹲在頂洲的十五天,讓她發現自己有多「不認真」生活。因為太習慣了,反而不會特別去注意。而蹲點的時候,只有這麼幾天,所以會主動積極地去認識那個地方。現在回來了也是,陳君宜笑說,自己開始會去觀察生活周遭的一切,因為台灣真的很美,還有很多美好等著她去發現,如果未來有類似的機會,她也會想要繼續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