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蹲點計畫系列報導一」金子與新來義 相聚在一起

  • 2016-02-23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記者蘇俞璇報導】金子蹲在新來義,誰是金子?金是政大廣電系詹金達的金,子是政大新聞系林子濠的子;新來義是哪裡?在屏東縣,距離大武山十分鐘的車程,一個排灣族聚落。金子在這裡「蹲」了十五天,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從零開始,學習怎麼生活。
 
蹲點新來義 看見原民情
 同樣抱持著對部落文化的熱愛,與亟欲深入探索的好奇心,詹金達和林子濠參加中華電信基金會舉辦的「蹲點」計畫,半個月、十五天,他們到了屏東縣的新來義部落,用影像記錄、用身體感受、用心刻劃,金子看見的新來義。
 那年傾盆而下的八八風災,沖走了來義鄉的排灣族村落,從山上的部落到平地的新聚落,他們的心沒有被風雨沖散,他們仍然相聚在一起。
 林子濠分享,在採訪部落耆老時,有受訪者在講述過程流了淚,他們也陷入那個氛圍,深刻感受到新來義部落原民堅毅的生命力。這些族人一路走來遇過多少災難,大家生活都如此辛苦,卻還是互相扶持著,分享食物、分工合作重建家園,每個人都竭心竭力為部落付出,因為大家都是一家人。
 
紀錄影像 也參與了他們的生命
 在新來義部落的金子,除了拍攝自訂主題的紀錄片,還有記錄文史的任務,而且他們還幫忙拍照!起初,因為部落裡的一對夫婦適逢結婚25周年紀念,沒有拍過結婚照的他們,便來請金子幫忙拍攝照片,紀錄這特別的時刻。詹金達想想,既然要拍,那就幫全村的人都拍吧!
 於是,金子開始發傳單、打電話、約地點拍照,一開始因為大家都很害羞,不太踴躍,後來有點像是拍出口碑了,最後金子為新來義部落將近十個家庭拍攝全家福。
 因為有了這個額外「自找的」工作,詹金達說,拍照對他來說原本是習以為常的事,但當他看見每個人都為了拍照而精心打扮、慎重的穿上傳統服飾,有些族人還要回到舊來義部落拍。他才發現,拍照,是一件重要而且偉大的事,照片紀錄的不只是人、還有關於回憶、關於生活的點點滴滴。
 除了全家福,金子還幫忙拍了部落耆老的證件照。在結束蹲點、回到台北後,詹金達接到一通電話。部落裡一位老人家過世了,需要照片。詹金達說,當他打開電腦,他思考的不再只是要把照片修得好看,而是想著:這是一張正式的照片,這是他最後的照片。「拍照對我來說,也像是某方面參與了這個人最後的生命旅程。」詹金達說。
 
像小太陽般的溫暖
 十五天的蹲點計畫,金子是個分工明確的團隊,詹金達負責拍攝,林子濠就負責和受訪者互動。談到難忘的回憶,林子濠提了古風這個孩子。一開始與古風接觸時,覺得他是個沒有自信的孩子,但林子濠每天都找古風一起玩,「我們感情還好到共用耳機聽音樂!」林子濠笑說。在某天晚上,古風說:「不知道為什麼跟你們在一起都這麼開心。」孩子的話語就這樣烙印在他的心上。林子濠說,那時候,他才發現即使自己似乎沒有付出如想像中的多,但仍可以像個小太陽一樣、發光發熱,溫暖別人的心。
 「人的一生有一個半童年。一個童年在自己小時候,而半個童年在自己孩子的小時候。」林子濠用余光中的話譬喻,與孩子打棒球、踢罐子、玩耍嘻笑,讓他找回了自己的童年,那個可以大聲笑、大聲哭、那樣單純快樂的時光。
 
相聚在一起
 十五天過去了,金子的作品得到中華電信「蹲點台灣大賞」獎,他們最要感謝的是新來義部落。林子濠說,新來義和金子一起說了這個故事,而這個故事還沒結束,還會一直說下去,讓更多人聽見。
 林子濠也謝謝夥伴詹金達,對他來說,他們分享了共同的經驗,當回憶往事的時候,還有一個人可以一起細數分享,這種感覺挺不錯。
 想起當時離開新來義的時候,金梅姐塞給金子「幾那vu」(部落特產小米粽「祈納福」,排灣族語意為長粽),告訴他們餓了的話可以在車上吃。詹金達說,那時候的我們感覺自己就像要離家北上的遊子,金梅姐是媽媽,還說著:隨時都可以回來啊。
 對於會不會想再回去部落的問題,「當然啊,時間到了就要回家。」詹金達這麼說。如同金子的作品,詹金達與林子濠、金子與新來義、新來義與舊來義,大家都,相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