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面對氣候變遷危機,傳院邀請德國學者 Peters探討科學家與媒體的互動

  • 2017-11-20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
現場師生於會後與講者進行合影。攝影:莊育寧。
This is an image
傳院師生踴躍出席現場演講,並認真聆聽演講內容。攝影:莊育寧。
This is an image
德國Juelich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暨柏林自由大學兼任教授Hans Peter Peters,於傳播學院分享科學環境與公眾輿論如何形成。攝影:莊育寧。
【傳播學院莊育寧、王瑋娜報導】面對許多科技與社會爭議議題的產生,新聞媒體對於科學不確定性的解讀是影響民眾認知的關鍵。德國Juelich研究中心社會科學家暨柏林自由大學兼任教授Hans Peter Peters,應傳播學院、傳播學院頂大計畫「全球暖化的風險溝通與公眾實踐」小組與科技部科國司科技、社會與傳播學門之邀,於1117日以「科學家在氣候變遷論述中的公共專家角色」(Scientists as Public Experts in the Climate Change Discourse)為題發表英語演講,並由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特聘教授徐美苓教授主持。
    Peters教授主要研究的領域為公眾科技傳播(Public Communica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CST),在長期研究媒體傳播下,探討科學環境與公眾輿論如何形成,並關注新聞工作者和科學家之間的互動以及科學知識對公眾的影響。
    德國氣候變遷討論於1986年開始在媒體浮現。Peters指出這時期的新聞雜誌封面圖片多為與災難或宗教末世論有關的意象或符號,新聞報導內容也開始有不少負面討論。他分享自己分別針對德國科學家及記者調查的研究結果,指出兩者在傳布氣候變遷資訊上有三項不同認知,分別為科學家通常考量到未來議題的發展,而記者考量的是與過去數據的比較;其二為科學家通常提供較抽象的資訊,記者則需要具體的數據做為新聞內容;最後一點為科學家通常傾向提供整體趨勢資訊,而記者則需要考量到與新聞議題的相關性,希望專家提供的較精確。這些差異也明顯反映在科學家與記者對誰有權框架報導內容的認知歧見上。
    不過德國科學家與新聞記者間對科學資訊的提供也存有共識。Peters以學者Senja Post的另項調查結果為例指出,如果科學家與主流民意認為氣候變遷多是人為造成的觀點相同,則會有較多的媒體接觸反之,若果科學家認為應將科學的不確定性告知公眾,媒體與之的接觸則較少。因此,Peters強調當科學家有明確的意見並有動力向公眾傳播時,也必須與媒體互動,以達到雙向傳播的功能。
   針對台灣媒體間處理科學新聞的方式,台師大環教所葉欣誠教授指出台灣在處理科學新聞消息來源面臨的問題,即當記者找不到學者時,他們會轉而邀請高中教師做為專家消息來源,而放棄與專業學者周旋,葉教授問及德國是否也有類似情形?Peters回覆德國多數科學家其實還挺樂意與記者接觸,因為與記者建立良好的關係有利於獲得研究經費或工作對媒體言,消息來源若為專家學者,新聞的正確性也會提高,這是一個雙贏策略。
    傳播學院施琮仁教授也提問,現在越來越多科學家選擇自營社群媒體的方式,站在研究者的角度應該如何看待這個趨勢?Peters回應科學家的自行營銷有助於發展新的公共領域,但也需小心同溫層效應會影響不同群體間真正的對話。當科學家可以透過社群媒體直接發表並提供建議,似乎意味消息來源可信度及科學家的身分可能因場域不同而產生負面效果。藉由針對科學家直接透過社群媒體發揮影響力的觀點,Peters也強調了其對傳統新聞媒體可信度角色的期許。
   台灣與德國在媒體文化與科學環境上明顯不同,但卻同樣面臨氣候變遷等環境問題的威脅。Peters所分享的公眾科學傳播研究結果,對台灣在了解建構科學與公眾橋樑的重要性上提供了許多借鏡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