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走過風雨 新聞學研究半世紀

  • 2016-02-18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記者蘇俞璇報導】創刊於1967年5月20日,台灣最早發行,且最受重視的新聞傳播學術期刊──《新聞學研究》。
 它,走過半個世紀,而今由政大傳播學院的王淑美老師,以及康庭瑜老師,合力編著一本特刊,名為《新聞學研究半世紀──1967-2015》,以四大主題為脈絡,蒐集各個時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記錄這五十年來,媒體與傳播學術的進展。
 如同此書的封面一樣,從原先的打字機到現在的電腦,時代的巨輪轉動著,新聞學研究也同時前進著,甚至可能走在最前端。
 
反映時代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新聞學研究半世紀》分為四個章節:戒嚴時期、社會變遷、研究主題與取徑、全球脈絡,擇選具代表性的作品收錄其中。
 然而,數量如此龐大、年代如此寬廣,要如何從中決定四個主題以及挑選作品呢?「將每篇文章編碼,而後分門別類,從這當中找出這四個方向。」庭瑜老師說,過程用的是學術方法,也因此在蒐集文章的時候,有作者向他們反映覺得自己後期的文章寫得更好。「第一篇的意義就在於,反映了當時大家最關心的話題以及現象。」王淑美老師說道,《新聞學研究》主題和範圍越來越廣,文章也拓及到韓國、泰國、日本、中國等地,因此她們挑選文章的時候,不是用「最好的」,而是「最具代表意義的」。
 
作者:不可能再刪 編者:請相信我們
 在蒐集、整理、校稿文章的繁瑣過程中,與作者之間的互動也是一大趣事。因為《新聞學研究半世紀》是作品合輯,考量只有一本書的空間,刪減原作者的文字在所難免。王淑美老師提到,當時有作者寫信來說:「那時候我已經刪得很認真,不可能再有東西可以刪了!」而王淑美老師和康庭瑜老師的共同答覆是:「請相信我們!」
 刪減的部分都有標註,盡量保持論文最精華的部分,同時附上原作品的期刊數,如果讀者有興趣,非常希望他去看原來完整的作品。這是王淑美老師和康庭瑜老師的努力,選擇已經相當困難、刪減又是另一道牆,但兩位老師都非常尊重每篇作品,「感覺可以出很多本,一本真的太少了!」康庭瑜老師笑說。
 
打破刻板印象 說新聞人該說的話
 《新聞學研究》走過戒嚴時期,在那樣風聲鶴唳的年代,新聞人能說什麼話?冠有黨校黨系印象的政大新聞系出版的刊物,會有什麼樣的文章?對於這些問題,王淑美老師給了一個相反的答案,其實戒嚴時候的《新聞學研究》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個,什麼話都不能說、什麼話都要迎合政府的樣子。
 在編書之前,王淑美老師並沒有看過以前的《新聞學研究》,會主觀地認為過去的文章就是保守,但事實不然。當時的人用了很多策略去規避言論審查,不直接批判政府,而是繞了好幾圈再說。
 「他們很辛苦。」負責戒嚴時期章節的王淑美老師說,在那個言論管制的時代,新聞人要凸顯新聞自由的同時,又不能和政府正面衝突,他們用各種隱晦的方式說話,「或許現在看來有點不合時宜,但那也是值得諒解的。」
 王淑美老師表示,在閱讀文章的過程,她可以感覺得到當時負責刊物的人用了多大的心力,相較於現在發表論文只要從學術觀點出發,在當時的多重壓力下,《新聞學研究》也沒有忘記身為傳播人的責任,依然努力做到新聞人該做的事,顛覆了她對戒嚴時期新聞的刻板印象。
 
看見社會變遷 接觸學術新領域
 「很有趣!」談到編書的感想,負責社會變遷和研究主題與取徑章節的康庭瑜老師說,這些經由編碼、編碼再編碼跑出來的作品,意外地很符合國際社會的流行趨勢,不只主題符合,連文章數量也是!更能看出《新聞學研究》在審視及刊登作品的嚴謹態度,真實且完整地呈現了傳播領域發展的樣貌。
 另外,庭瑜老師也提到,因為編書讓她接觸了許多非本身專業領域的作品,像是產業、法規管制等,每次讀完一篇文章,就有下次上課的題材,讓她感到很充實,有種獲得新知識的感覺。
 在2015年6月完成出版的《新聞學研究半世紀》,累積的不只是這五十年來的新聞傳播知識,還有政大新聞系一直以來在傳播領域的付出,《新聞學研究》是我們的驕傲,而且它還會陪伴我
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