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繼承之物 黃心健新展遠征康乃爾

  • 2015-09-15
  • 政大傳院

【校訊記者陳昭雄報導】「下面音響時間,三點十四分三十八秒。」報時的聲響不斷重複。帶著灰色的貝雷帽,身上總是穿著樸素顏色衣服,總習慣在說話前凝望遠方思考兩、三秒後再回答,數位內容學程主任黃心健以私人的記憶出發,舉辦「繼承之物」特展,以新科技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回憶。

 七月初從臺北鳳甲美術館出發,這項展覽隨即應邀成為美國洛杉磯2015全球電腦圖像與互動技術年會(SIGGRAPH)開幕演出,更將從9月10日起在美國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強生美術館展出到12月,黃心健本人也將隨展赴美演講。

This is an image
黃心健新展呈現私密文物。攝影:陳昭雄。

 「紀錄珍貴回憶的方式每個人應該有不同的方式。」黃心健解釋,這次展覽主要以自己私人方式的回溯記憶,不同於傳統藉由傳記、族譜表現,取而代之運用精準科技,展現那朦朧而美好的兒時回憶。

 從發想到完成籌畫花費三年,相較以往個展多了兩、三倍時間,「因為在人在世代傳承上,基本像是一個複製的過程,但卻是有機的方式,一樣卻也不一樣。」展場中,他拿出了假牙、相機、皮鞋等在記憶中屬於父親的物品,「因為這次的展覽概念很私人、隱密,所以對觀眾來說,應該會感到一些不一樣。」他也很期待收到大家的回饋。

 在互動藝術作品〈潮〉中,運用科技掃描參觀者的臉部輪廓,呈現模糊的樣貌,但隨著觀眾來回走動,螢幕上的畫面也會隨著「潮起潮落」,期待帶來「生命如浪潮,人來去之間也如潮水」的感受。

 「如果上一代人關注的是『政治』,我們這一代關注的就是『科技』。」黃心健,他希望透過科技可以帶給人們一些不同的想像,但同時他也擔心現代社會的科技已經被扭曲。他舉食安危機為例,許多大公司都設立研究部門,但現代人不是想辦法把可以吃的東西變得更健康,卻是努力把不能吃的東西變得可以吃,並設法通過規範。「這相當可怕,如果我們仔細思考,科技似乎變成壓迫人民的工具。」

This is an image

新展以私人方式回溯記憶。攝影:陳昭雄。


 對於有志於藝術的同學,「希望同學不要只把自己的藝術當成藝術,應該知道自己的作品在現今社會中的定位。」他指出,許多學習設計的同學,經常只呈現自己所想像的樣貌,卻沒想到如何與社會溝通。

 黃心健提到,雖然許多人不喜歡把藝術扯上「錢」,但他反而更關注現實,「若要從事藝術業,要把藝術先放一邊,更關注一些與社會間有機的互動,或從生活中獲得更多養分。」他提醒同學思考,「自己的藝術品價值多少錢?藝術不是讓自己吃不飽而要壯烈犧牲的一件事情。」經濟面也是很重要的。

 當然,另一方面,他也強調「若要從事藝術,應該把它當作一場馬拉松,不應該在幾年內就燃燒自己所有熱情,然後對藝術失去期待。」

This is an image

黃心健新展將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展出三個月。攝影:陳昭雄。

 進入政大任教以來,近身觀察政大的藝術環境,他同樣呼籲藝術和現實的平衡。在他看來,設置藝術品很好,但在設計概念、靈感之外,藝術品選材等也要更仔細,「在人文、人本思考的環境中,這應該更被重視。」

 黃心健希望大家可以多思考科技的面貌,他挑戰大家,如果要記憶美好的回憶,為什麼都是拉開自拍棒,使用著相同的姿勢,「卻不能以自己獨有的方式紀錄?」換個方式和角度,「私領域」也能有不同的呈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