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氣候考驗嚴峻 新加坡學者何淑儀探討環境友善實踐

  • 2016-05-03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楊鎵林志遠報導】面對全球環境汙染的加劇,以及過度開發造成的地貌變遷,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黃金輝傳播與信息學院副教授何淑儀(Shirley Ho),應傳播學院頂大計畫「全球暖化的風險溝通與公眾實踐」小組與科技部《氣候變遷調適的風險溝通》整合計畫沙龍系列活動之邀,於4月22日以「從理論出發─社會規範及媒體效果對環境友善行為的影響」(Social Norms and Media Effects on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 A Theory-Based Approach)為題發表英語演講,並由本院國際傳播英語碩士學位學程施琮仁副教授主持。
    何淑儀多年的研究興趣在科學、健康以及環境領域的民意與媒體效果。她目前是Asi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Oxford Encyclopedia of Climate Change Communication的副主編,也是Environmental CommunicationMedia Psychology兩本期刊的編輯委員,並曾於2014-2015年擔任新聞與大眾傳播教育學會(AEJMCCommunicating Science, Health, Environment, and Risk ComSHER Division的召集人。
    新加坡素有「花園城市」的美名,然而近年來也深受環境問題困擾。何淑儀一開始便指出鄰國印尼許多私人企業未經政府許可,大量焚毀森林作為耕作之農地,燃燒氣體隨著風向吹至新加坡,使得新加坡境內飽受空汙危害。除此,受氣候變遷影響,原本一年四季雨量豐沛的新加坡變得更容易暴雨成災;而新加坡往年均溫多在攝氏30-35度間,去年則出現了破紀錄的36度高溫。
    身為全世界前三十大的碳排放國,居高不下的碳排放量,加上實質的環境困境,新加坡政府積極制定政策減排,並推動宣導以養成公民友善環境的習慣。基於此,何淑儀與其研究團隊透過全國性電話調查,試圖瞭解社會規範及各種傳播因子如何影響新加坡民眾的環境友善行為意向。其中一項研究顯示,除了人際溝通,對於媒介的依賴確實能影響個人綠色消費及環境公民參與意向。當人們對媒體上的環境訊息注意力較低,平常較少與他人討論環境訊息時,對報紙或電視等傳統媒體依賴度較高者會有較高的綠色消費意向,如購買節能或環保產品等;然而對網路媒體依賴度較高者,則傾向有較高的環境公民參與意向,如捐錢資助環保團體或抵制破壞環境的企業等。何淑儀指出這可能是因為網民在網路上尋求資訊的同時也增進了社會資本,而屬於公共面向的環境公民參與又與有較高的社會資本有關。鑑於新加坡傳統媒體與政府關係緊密,何淑儀建議新加坡政府可透過傳統媒體多報導或宣導氣候變遷相關資訊,藉以促進人們更多的環境友善行為。
    何淑儀另外分享了一項研究發現,即如果人們認為別人受到環境友善訊息影響,自己也會傾向對環境保護持正面的態度,並且認為他人也期待自己投入環境友善的行為當中。故當媒體報導「環境友善」資訊時,除了能直接影響民眾的環境友善行為與態度,亦能透過民眾對他人的覺察形成內在的社會規範,進而將環境友善行為實踐於社會生活中。
 針對新加坡政府與媒體間緊密的關係及社會規範的強大影響力,傳播學院碩士生關信恆指出台灣相關研究多顯示人們較不信任政府的官方訊息,好奇為何新加坡的研究結果則是人民對政府訊息的信任度高?何淑儀表示可能因兩國政治文化不同,新加坡民眾認為緊急事件由政府來處理較有效率,因此願意選擇相信政府訊息,但她也強調新加坡人在不同議題上對政府的信任度還是有所不同。主持人施琮仁補充,台灣人對政府的信任受到政黨光譜影響甚深,而新加坡只有一個政黨,兩國國情具有差異性。
   傳播學院徐美苓教授接著問,是否由於新加坡是一個較順從的社會,因此相較於其他國家,人們更容易受到社會規範的影響?何淑儀則回應新加坡社會的確受到政府嚴格管制,因此社會規範對於人民來說是難以避免的。研究結果也顯示人們是否願意接收並遵從傳播訊息,確實受社會規範變項影響很大。
 台灣與新加坡在媒體文化與政治制度上有很大的不同,但同樣身處氣候濕熱與人口稠密狀態,何淑儀分享的新加坡研究結果仍有許多值得台灣借鏡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