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新進教師/研究人機介面 累積豐沛實戰經驗的陳宜秀

  • 2017-11-01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傳播學院楊琇宇採訪報導】「在國內外我都不算很典型的老師,所以我佩服政大跟傳院錄用我的決定!」今年傳播學院新進教師陳宜秀與大多數教授有著非常不同的工作經歷。博士畢業後他選擇留在美國投入工業界,累積20年的工作經驗後決定全心投入教職。這樣的特殊經歷來自一連串的人生機緣與決定,希望為傳院的學生帶來了更多實務的經驗與知識,
       
陳宜秀畢業於政大心理系,當時以幾分之差與臺大失之交臂,後來發現唸政大是自己人生最好的選擇。建中畢業的陳宜秀身邊不乏「人生勝利組」的同學,在這樣的「同溫層」裡成長,讓他以為自己理所當然的道路。大學期間,參加許多校外活動,例如擔任張老師院刊義務編輯、台大心理衛生中心陪伴自閉症的孩子。陳宜秀自認也不是個行規蹈矩的學生:「幸好離開了同溫層,不然會以為世界就這麼大,那是一個很狹窄的視野。」
 
大學畢業後,決定赴美繼續攻讀心理學,選擇以社會心理學為導向的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開始學術生活。隔年因生涯規劃轉學到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並在那裡拿下碩士與博士學位。
 
「學位念完了聽起來輕描淡寫,中間卻是心酸無限。」陳宜秀苦笑地說。由於專注社會心理學,需要細緻的觀察、分析人類的溝通行為,這個領域的研究需要花非常長的時間。「傳播領域關心的溝通行為是比較巨觀的,社會心理學關注的是微觀的溝通行為。」當時常常需要做實驗並錄影,事後要花許多時間看影帶、做分析,非常複雜與耗時。陳宜秀表示,研究生所承受的經濟壓力也非常大,「在全球最貴的城市─紐約,第五年後沒有獎學金,要怎麼生存真的是個問題。」
 
博班畢業後得到有「新長春藤」之稱的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博士後研究邀請,校方希望他致力於研究人機介面(HCI,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的相關研究。人生總有許多想不到的安排,陳宜秀在工業界學姊介紹下出席了一場研討會,見到自己所學在工業界有廣泛的應用,「那場會議讓我眼界大開,原來社會心理學與HCI領域有極大關連性!」
 
這時,貝爾實驗室(Bell Labs)邀請陳宜秀去面談,談談自己的研究。「當時剛畢業根本不知道那就是『面試工作』,只覺得有人想瞭解自己的研究很興奮!」陳宜秀笑著說。一般人對於貝爾實驗室的印象或許就是研究半導體或電信相關技術,其實貝爾實驗室一向有很強的心理學傳統,這點與陳宜秀的專業不謀而合。面談後陳宜秀得到貝爾實驗室的工作機會。
 
兩個令人稱羨的機會,讓陳宜秀在人生十字路口做選擇,一條通往更高學術殿堂、另一條是脫離研究生活進入產業界。「坦白說,這是一個自我認同的問題。」陳宜秀認為自己所追求的就是進入學術界成為「心理學家」,突然之間,自己可能再也不會踏上這條路,這樣的想法令自己恐慌。「如果不做心理學家,那我將會是什麼?」
 
最終因為經濟考量和對人生的規劃,陳宜秀決定進入貝爾實驗室工作。在職場,陳宜秀面對了許多挑戰與難題,慢慢體悟自己的人生哲學。他認為人生有三件事,我喜歡的、我擅長的、我能夠藉此發揮價值的。他說:「如果這三件事情能夠重疊在一起的話,你就會是一個幸福的人。」雖然他大部分時間是可以享受到這三件事情重疊,但工作的種種磨損,讓他無法從工作的成就感裡得到滿足。「當你做某件事情做很好,大家會希望你一直繼續做下去,但是就感就很難再累積。」
 
因此在工業界,陳宜秀陸續換了幾份工作,尋求更多挑戰。最後他應邀出任HTC設計中心的研究部門主管。這個團隊由台北和西雅圖的兩個小組組成,在這六年工作的期間常常往返台、美兩地。
 
今年從HTC離開後,陳宜秀正式加入傳播學院的教學群。2016年曾與廣電系教授陳儒修合開「設計思考」通識課,並非毫無教學經驗,對教學並不陌生。陳宜秀認為之前的工作經驗也算是一種教學,他說:「當你代表某種專業,把別人不知道的說明給對方,讓他看到價值,這就是教學。」曾經有一位HTC在西雅圖的美國組員帶著口音用中文喊他「教~練~」,或許這就是陳宜秀「工作即教學」的最佳例證!
 
這學期在傳院開設人機介面課,截至目前陳宜秀認為同學的反饋較少。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學生有太多管道可以得到相關知識,課堂的重要意義就是師生間、同儕間能夠「互動」。教師應成為一個「賦能者」,使同學願意獨立思考和學習,「我們能提供的就是帶同學想像怎麼思考人機互動這件事」,但思考、表達意見還是需要靠同學積極主動,才能有極大的收穫。

 

【小檔案】

陳宜秀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博士

國立政治大學心理系


研究專長:互動設計、設計研究、設計心理學、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