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傳院院導師活動/《一把青》:一個信念的故事

  • 2015-12-24
  • 蕭 媛齡

This is an image

【傳播學院記者蘇俞璇報導】「那個年代,男人的戰爭結束,女人的戰爭才要開始……」改編自白先勇的短篇小說,電視劇《一把青》22日晚間在政大傳院劇場舉行映演座談會,導演曹瑞原,與編劇黃世鳴、演員天心、藍鈞天、楊小黎,一起來說這個天上的男人、與地上的女人的故事。
 《一把青》描寫1945年到1981年間,從抗戰勝利、國共內戰到後來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在那反攻大陸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的動盪不安年代,空軍飛官及其眷屬被戰火無情摧逼、生死兩隔。
 改編過白先勇的《孽子》、《孤戀花》,這次,費時三年,曹瑞原帶著《一把青》,述說關於那個年代、關於青春、關於信念的故事。
 從事影像工作近二十年,當同期的導演大多往電影界發展時,曹瑞原卻始終堅守在電視的崗位。他認為,電影像火花,稍縱即逝,且創作的過程不若電視純粹,要面臨發行商、投資者等多方干預,這也是曹瑞原堅守電視圈的理由,「我在乎的是創作的靈魂。」他更進一步指出,台灣電視產業可以走向更「精緻」,發揮親民的功能,和社會直接對話,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一萬字的小說到四十三萬字的電視劇
 原著短篇小說《一把青》共一萬多字,而黃世鳴將之改寫成了三十集、四十三萬字的劇本,回想起和白先勇的初次見面,黃世鳴笑說自己非常緊張,畢竟是改編文學大師的作品,但白先勇只說了:「我不限制你,你就好好揮灑、好好去寫」,也因這樣的信任,讓黃世鳴得以盡情創作,賦予《一把青》新的生命。
 此外,黃世鳴更叮嚀想從事劇本創作的學生:一定要培養自己的人文素養,從閱讀開始,找到每個故事或角色的「韻味」。電視是通俗媒體,但不代表電視創作就等於沒有人文素養。而這並不侷限於某種特定的領域,黃世鳴以日本導演北野武為例,北野武在拍戲空檔時,會拿空白紙做高等數學題,因為那抽象的概念讓他更接近生命、直達戲劇的核心。因此,不論是改編或原創,人文素養都是創作的基礎,不能放低標準,黃世鳴說。
 
天心:《一把青》演的是人生
 口頭禪是「狗肉進不了大上海」,天心的角色「不端莊」得很鮮明。《一把青》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真實」的戲劇。有的時候很迷人,有的時候令人厭惡,每個角色有自己的無奈,每天都在面臨選擇,這不就是人生嗎?
 聽起來快樂的一句話裡卻有著淡淡的哀愁,明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其實心裡有那麼一點小雀躍。這樣複雜的情緒,和現實生活一樣,從來都不只是單純的快樂或悲傷。《一把青》為什麼好看,因為它和人生一樣,只是以戰爭為背景去說故事,然而,「每次出門不就是打仗嗎?」天心笑說。
 當演員碰到一個好的劇本、優秀的團隊,這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天心用炒菜譬喻,當一個演員做了再多準備,將這盤菜端出去,導演嘗了一口,表示不好吃,演員能做什麼?就是再重炒,「演員就是材料,要努力把自己炒成一盤導演覺得好吃的菜。」
 
藍鈞天:《一把青》圓滿了我的夢
 「其實我一直都很想當演員。」懷著一個沒有完滿的夢,2012年離開台灣,藍鈞天到廣州從商。某天,他收到了一封主旨為「一把青」的電子郵件,幾個關鍵字:白先勇作品、曹瑞原導演,「我的人生要面對一個恐怖的轉變了。」藍鈞天那時這樣想著。
 為了完成演員的夢想,藍鈞天再次整裝出發、從廣州飛回台灣。一把青是一個信念的故事,也因一把青,演員的夢完滿了、想成為父親的夢也將在明年實現了,「這就是信念」,藍鈞天說。
 
楊小黎:《一把青》讓我肯定自己
 因為一張「最真實」的素顏照片,楊小黎來到了《一把青》。因為對自己的表演有一定的堅持與期待,一身緊繃的她因為副導獲得解救。楊小黎回想,有一場戲,她喝醉而被攙扶到角落,但她當時已經在那個角落醉到出鏡,渾然不覺,副導跑過來拍她的頭,還掩嘴偷笑,楊小黎才驚覺自己很丟臉、但同時也覺得副導太可愛了,自此,她的緊繃煙消雲散。
 除了劇組的和諧氛圍,和導演之間的默契也讓楊小黎覺得很有成就感,「就像是我煮的菜導演都覺得還過得去」。楊小黎提到殺青時,曹瑞原導演向她走過來,握著她的手說:小黎謝謝妳、妳好棒。還給了她一個擁抱,那個瞬間,楊小黎說不出是什麼,但她相信:「成為演員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決定。」
 
彎下身段 開展未來
 座談會尾聲,曹瑞原對想進入傳播產業的政大學生說,「當你們要進到這個產業,一定要先放下身段。」進來這樣的工作環境,要先彎身下來,發揮第二個優勢,如果有體力就當場務,有美術天分就從道具做起,慢慢忍受這一兩年的辛苦。只要有機會踏進這個圈子,就拚命地讓更多人看見你的努力、覺察你的能力,而後提拔你。
 「一個劇組像病毒,是會擴散的。」曹瑞原說,在一個劇組裡認識三十個人,未來這些人會變成二十、三十個甚至更多的劇組,而當你在他人心中留下印象,就可以再繼續往目標邁進、未來就是這樣開展的。
 有人說,進這行,才華很重要,但也有人說,那才華只夠吃一頓比較好的飯而已,其他的就是努力,留下來的,都是最熱情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