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傳播學程十週年——專訪陳憶寧老師

This is an image
攝影/蔡至璵
撰稿/張力尹

 

現實與想像落差 卻更激起挑戰心

 

在學生眼中,幹練精明而又帶有溫暖氣息的憶寧老師,目前較少在學校教課,回憶起擔任傳播學程系主任的時光,彷彿好友聚會一般打開了話匣子,在陳文玲老師離開傳播學程之際,她接下系主任的位置,談到現實與想像的差距,她不諱言:「當時因為院長有新的想法,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去實現,一開始認為說,學生應該有比較高的可能性去商學院修課,但是我們後來發現,第一個是傳播學院老師們本身沒有那麼大的意願,第二個是學生雖然想去,商學院卻不見得願意開放,或者說我們在和商學院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彼此並沒有辦法對等。」

 

以此為契機,她有了想要將傳播學程「做出個名堂來」的想法,既然在學院間的選課還無法互通共榮,那麼不妨先利用傳播學院內部的資源,來讓學生們有最大程度的自由,也藉此讓學校有機會認識到什麼叫做傳播學程,以及它背後代表的改革意義。因為憶寧老師認為通才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像我一直覺得學生每年每年進來,身為老師要教他們,自己必須在最新的狀態才行,隨時保持新的想法,也就是終身學習,在大學裡面,能夠保持一個『一直很想學習』的狀態,比起學生修什麼科系來得重要。」

 

誤打誤撞 跟學生最貼近的三年

 

談到第一屆帶領的學生,憶寧老師露出了心疼的神情,「我知道傳播學程的學生一直有自我認同的問題,在校的時候,其他三個系的同學多多少少認為他們享有選課的特權,甚至到出社會,外面的人不認識什麼叫傳播學程,還要花時間精神講解一番。」也因此,她特別關注這些學生們在畢業後的發展,有人在新聞界就職、有人經營餐廳之後轉換跑道到科技業、更有人在今年將赴西北大學就讀研究所,憶寧老師說起這些學生的故事如數家珍,也坦白自己非常感謝能遇到他們。

 

「擔任傳播學程系主任的時候,是我跟學生最貼近的三年,以前沒有那麼喜歡小朋友,因為自己有小孩也帶到很累,然後那三年陪著他們度過選課、文化盃、包種茶⋯⋯好多回憶,最後讓我改觀說小朋友還滿可愛的。」對憶寧老師來說,傳播學程雖然只有20人,卻更能建立一種團結的力量,在傳統的學校風氣裡,學生會自然而然地畏懼行政、教職人員,然而,對崇尚自主學習的傳播學程學生們,他們必須要主動向行政人員表達意見,甚至,聯合行政來改變體制,這也是她最佩服學生的地方。

 

跨領域的腳步未曾停歇

 

不只擔任教職,更擔任國家通訊傳播委員的憶寧老師,親身在外工作的體會,讓她深信傳播學程的設計是非常正確的,「我覺得跨領域的能力是不能否認的,跨領域的學習法讓學生未來發展相對多元,對環境的適應力也非常好,即便今天一樣是做新聞記者,傳播學程的學生也會比受傳統訓練的記者進步更快。」她也認為,無須再用科系框架任何學生的發展,大學四年當中,學校只能為學生們安排最基礎的訓練,但出了學校的保護傘,考驗的遠不止是基本能力,更多是精神力,如何主導自己的行為,如何磨練跨領域的經驗,如何培養獨立的精神,都是在課外的自主學習。

 

「我最大的體驗,就是外面的世界變化非常快,並且行業之間的界線已沒有那麼清楚,所以一廂情願地把學生放進廣告、放進廣電系,我認為會讓他們的發展受到限制,把自己活成廣告人、電影人,可是其實他們進來大學才剛滿十八歲,而一輩子的時間那麼長,你為什麼要在那麼青澀的時候框住他呢?」憶寧老師希望學生能夠在校園時光中摸索,什麼是自己真正的興趣,就算只是一頭熱,醒來也仍然可以繼續往下一個目標邁進,跌跌撞撞的人生總比一開始就被侷限的人生更加有趣。

 

熄燈前的最後道別

 

「人生充滿了驚喜,Enjoy you life!」

 

簡簡單單,如同憶寧老師爽朗的笑容,她期許傳播學程的夥伴們,對人生能夠一直抱持著熱情,這麼一來,往後想必會發生更多好玩的事情吧。


更多資訊請至:

This is an image